宋楚瑜給國民黨的當頭棒喝

【民報社論 2014-07-22】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不久前突然赴北京和習近平會談,給向來自以為台灣唯一代表的國民黨相當大的震驚。日昨他又砲轟國民黨馬政府「節制小民 發達財團」,真不愧為一針見血之論,一語道破國民黨「亡羊岐路」之所在。

宋楚瑜雖是親民黨主席,但也算是淡出政壇的人。不久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主動邀約會面,想聽一聽台灣國民黨以外不同的聲音,而宋楚瑜也相當程度地反映了台灣庶民的想法和感受,這是兩岸前所未有之事,相當引人矚目。

宋楚瑜日前在黨提名座談會中,直指馬政府沒有實踐三民主義「節制資本、平均地權」的理念,反倒是「節制小民資本、發達財團資本」。在土地方面,「政府像強盜一樣,不是在平均小民的地權,而是在為財團剝奪人民的基本私有土地財產權」。

誠哉斯言!就在不久前,前任司法院長、也是宋當台灣省長時的副省長賴英照,也曾在報刊批判政府施政走向,愈來愈偏離三民主義中民生主義的理想。有違平均地權和節制私人資本、發達國家資本等精神,造成貧富差距愈拉愈大,社會不公不均愈形昭顯。宋楚瑜的抨擊和賴英照的文章,有許多若合符節之處。

「三民主義」是國民黨的「聖經」。其中的民生主義部分,孫中山有融合若干社會主義「平均」的理念在內,尤其在土地和資本財富分配方面。孫中山寫三民主義時的時空背景,資本主義正和共產主義爭鳴較勁,他採取了「節制私人資本、發達國家資本」的原則,但在實際作為上又解釋除非私人未能做或獨占等事業,才由國家政府投資經營,其他儘量開放民營。此原則和措施其實存在相當矛盾。共產集團和國民政府,早期也都採「事業公營」的制度,但事實證明,效率差又沒競爭力,無法和民營企業競爭,於是紛紛改走開放之途。所以說,如果在寫民生主義之後一百年的現在,還在固執「國營事業」以「發達國家資本」,那不但過時,還會走向經濟自殺之路。遠的不說,光看台灣台鐵、台汽、中油、台電……許多實例,就一目了然,不待多言爭辯。又看中國鄧小平經濟大開放的決策,實是廿世紀末期世界最驚人的手筆。要不然,中國現在恐怕在國際政經舞台,還上不了抬面,更遑論什麼「大國崛起」。

其實,在發達國家資本的方向,倒不一定要和「公營事業」劃上等號,「藏富於民」,整體國家資本實力雄厚,也是發達國家資本啊!倒是「節制私人資本」方面,各種作法有利有弊,如何拿捏,絕對是天大的學問。資本不累積,則產業無由發展,但資本過分集中,則以大凌小,大者愈大,小者只能依附生存。像歐美很多高度資本主義國家,1%富可敵國,窮者好在還有社會福利救助制度,不致於出現「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但在一些開發中國家,聳天大樓金碧輝煌,對面隔壁即是垃圾堆撿食物的貧民或乞丐。我們真懷疑為什麼不會發生革命?

面對事實,台灣正大幅走向極端型的資本主義,也就是宋楚瑜所抨擊:「節制小民、發達財團」,光看政府兩大稅收~~綜合所得稅和加值型營業稅,大部分是由受薪階級和庶民所負擔。地下經濟猖獗,金牛金光閃閃,貪瀆橫行,財團憑空坐大,小民為三餐而戮力,年輕人前途無亮。這些都是畸形、負面的發展,馬政府也深知其病,但就是拿不出有效的藥方來醫治。像改革獨厚軍公教的月退俸和18%,說了半天又龜縮了,一事無成。連區區榮民月退俸由半年領改為季領,每年可省數億元利息的小事,早上宣佈,下午就取消。這樣無能謠擺只想到選舉的政府,我們能寄予什麼希望?

更重要的是「平均地權」,有限的土地資源若過分集中在財團和某些特定人手中,一定發生難以收拾的災難。目前的情況,在雙北和桃園地區已明顯顯示若干癥兆。和中國所簽的「服貿協議」若通過生效的話,「變相移民」在台灣一定出現,台灣香港化也是遲早的事。在加拿大,半年前將數萬件中國人申請「投資移民」的案件,一夕間全部退件。遠在半個地球外的加拿大,是極講究人權的國家,會採如此斷然措施,原因不言可喻。而和中國近在呎尺的台灣,毫無警覺,門戶大開,這正是太陽花學運採激烈行動,「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的真正動力。最近,台港之間民間交流日益密切,就是唯恐「今日的香港,明日的台灣」。連美國各界都開始重視台灣過分倚賴中國的風險性,願在美國主導的TPP積極協助台灣加入。說白的,服貿協議不是什麼萬靈丹,不吃也不會「邊緣化」。倒是吃了會有「中蠱」的風險,發作起來可會要人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