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男女分桌的王敏昌夫婦 ——紀念敏昌去世兩週年

曹長青

曹長青照片q102_1

今天(8月4日),是發明了男子前列腺癌早期檢測方法PSA的台美人科學家王敏昌博士去世兩週年。他過世時,在美國的各大台灣人團體(及各界精英近200人)聯署悼文,在主要華文媒體整版刊登,隆重悼念這位為台灣爭光、為人類造福的傑出科學家。

當時治喪委員會主任委員、遠在台灣的彭明敏先生發來唁電說,「王博士發明PSA是醫學史上劃時代的重大里程碑。……其研發的受惠者無數。如此功績和典範,將永銘於史。」

王敏昌博士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但最深切懷念他的,是他的妻子葉秀卿(Beatrice)。只要跟人談起先夫,她那份情深意切,真有「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情』綿綿無絕期」的境界。

人生一場,最美的是有能力去愛。如再能被自己的所愛而愛,那就朝向完美境界了。敏昌秀卿夫婦,可謂這種樣板式的一對兒。熟悉他們的鄉親都知道,他倆總是成雙入對,親親密密。秀卿說,敏昌從沒對她發過脾氣,更別說欺負,「他是好好先生。這真是我這輩子的幸運。」

有一次跟秀卿通話,她說,有一天整理舊物,看到敏昌的東西,忍不住痛哭,想起敏昌的愛與深情,整晚都無法入睡。她總是情不自禁地對朋友說,敏昌是個好丈夫,「他對我太好了。」她細膩仔細地記著,有次回台北,他們累積的里程只夠把一張票從經濟艙升等到商務艙,於是敏昌就讓秀卿去坐商務艙,而自己留在經濟艙。秀卿當然不肯,於是掏錢把另一張票也升等。

談起丈夫,秀卿那份推崇,那份想念,那份一對鴛鴦被死亡拆散的痛苦之情,坦率地說,在華人中還真不多見。我妻子說,以前她只接觸過三個猶太人老太太(兩個80多歲,一個90多),談起她們逝去的丈夫時,仍像小姑娘般一往情深。而中國老太太,則多是對丈夫的抱怨,甚至怨恨。

這原因當然主要在男人。台灣深受兩種文化影響,一是中國文化,二是日本文化。中國男人一方面很不自信,竟然把女人裹成小腳(讓她跑不掉),而且裹了一千多年;另一方面又是那種父權、夫權,甚至三妻四妾的男權主義,無數女性的命運就是魯迅筆下的祥林嫂。日本則更是大男人主義盛行,想到日本女人,就是戰戰兢兢給丈夫端茶送飯、準備洗腳水的樣子。在這樣的文化浸染中,敏昌先生卻做了一個紳士般的「好好先生」。

他是俗話中所說的「怕太太」嗎?那可真不是。他對秀卿的依順,是出自對妻子的欣賞、敬佩和驕傲。他的既文采斐然,又風趣幽默的「北一女人」 (http://taiwanus.net/news/press/2013/201309201925331288.htm)和催人淚下的遺書「生生世世緣,天國再相見」(http://www.taiwanenews.com/doc/20120531104.php)都展示了他對妻子的深情、對女性才智的欣賞,和對相敬如賓、舉案齊眉式夫妻生活的追求。

不久前跟秀卿偶然提到和台灣朋友聚會,在有夫妻們的場合,幾度遇到要男女分桌的情形,讓我太太頗不開心。男的這桌,談的都是台灣美國中國世界等大事,而女的那桌,幾乎都是做菜、孩子、身體保健等等。我妻子恰恰對「衣食住行」的話題從來都沒興趣,而對思想、意識形態領域的關注和興趣比我還強烈,所以更願意在我們男人這一桌;對被當作「家眷」跟女人在一起談生活瑣事,認為簡直是煎熬。但出於禮貌,她就順應了,而我也因不想讓東道主不悅而同意了那種安排。回想起來,頗感委屈了妻子,承諾以後再遇那種安排,就一定提出反對。

沒想到敏昌秀卿夫婦對這種「男女分桌」的做法和我們同感,但回應卻遠比我們做的出色。比如有次在台灣同鄉家聚會,主人又把男女分開了,秀卿不願意,堅持坐在敏昌的男桌,結果被主人趕到女桌。她也是為了禮貌,就忍了。但在女桌吃了一半,實在受不了聽什麼誰家兒子嫁什麼人了,買什麼菜,甚至還談到尿布之類的,於是又再次跑回男桌,堅持到底。

還有一次,洛杉磯台北經文處辦酒會,只請男士,不請女士。葉秀卿很生氣,說這是在美國,怎麼可以這樣?在她自己的力爭下,也在王敏昌的支持下,她硬是跟丈夫一起去了經文處。

秀卿不僅自己反抗,還呼吁結束這種分桌。她說,其實女生們都是對分桌不滿的,只是不敢或不好意思反抗。但「她們為我的革命好高興。」秀卿談起這些,特別感慨地說,敏昌很開明,在分桌這件事上,非常支持她,跟她站到一起。以後每次分桌時,他們夫婦都不分開,堅持在「男桌」。除了抗議「不平等待遇」之外,秀卿要去男桌,也是因為對男性熱衷的政治等大事更感興趣。

在我們夫婦接觸到的海外台灣女性中,秀卿是知識面廣、很有現代思想的一位。我們的相識,就是源自談起我跟妻子都非常推崇敬仰的美國女作家和思想家安蘭德(Ayn Rand)。畢業於台大外文系的秀卿讀過她的代表作之一的《源泉》(The Fountainhead),很喜歡,所以我們談話更加投機,後來我們還和敏昌秀卿夫婦一起去拜訪了在他們家附近的「安蘭德研究所」。

後來交往多了更了解到,敏昌秀卿都是保守派,是堅定的共和黨支持者。談起無能並損害美國的歐巴馬(總統),秀卿幾乎是深惡痛絕(我妻子同樣)。敏昌夫妻對左派的觀念和做法根本無法接受,但在他們夫婦常參與活動的台灣人教授協會,左傾者居多,他們也不想冒犯,所以總是低調。秀卿很高興有一張跟共和黨小布希總統的合影,但教授協會要出年刊什麼的,他們也不敢拿出來發表。

我曾寫過一篇《為什麼猶太人多是左傾?》的文章,分析這不是種族問題,而是猶太人中知識分子比例太高,是知識精英的問題。知識人多願站道德高地、顯擺自己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所以知識分子多的地方,左傾者就多。那些對左右派之爭不太清晰者,也往往會自然左傾。但敏昌作為教授協會成員,卻跟妻子秀卿一樣,不僅沒有掉入左傾思想泥潭,反而保持了清晰、明確、堅定的保守派理念。這在華人圈裡是很難得的,而秀卿對政治的關注,也是女性中不多見的。

中華文化傳統中有「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反動觀念,但敏昌卻欣賞女性的才華、思想。秀卿說,他喜歡妻子有自己的主見,有思想,有辦事能力。這點我當然清楚,越自信的男人,才越不僅不怕、不擔心自己的女人強勢,反而會報以欣賞的目光,並為此感到自豪。

在丈夫的慫恿下,以後聚餐,秀卿都得以到敏昌的男桌,無拘無束地參與男人們的討論,這更贏得了敏昌的欣賞。而且在秀卿的一向堅持與反對下,同鄉們聚餐就不再分桌了。當有人提出分桌時,他們會說,有葉秀卿在,你還想分桌?意思是,你還能分成嗎?

王敏昌博士作為科學家的貢獻已經廣為人知,但他的開明思想、謙謙君子風度、對妻子相敬如賓的紳士做派,尚只有圈中朋友了解。所以在他去世兩周年之際,我寫下這段他們「反對男女分桌」的故事,既是對這位老友的悼念、對他的愛妻秀卿的慰籍,也是希望籍此促更多的朋友聚餐時不再「分桌」。

2014年8月4日於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