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基隆「台微體」的威力 by 曹長青

 

曹長青與洪基隆在美西夏令會前後演講(曲愛琳攝)

曹長青與洪基隆在美西夏令會前後演講(曲愛琳攝)

在市場經濟橫掃全球、全世界所有人的生活水準都幾倍、幾十倍、甚至千百倍提高的情況下,娛樂在人們生活中佔的比重越來越高,娛樂明星也越來越多地佔據媒體版面。與此同時,真正帶動當今世界高速發展的科學家們,卻遠遠沒有得到媒體相應的關注。正如人們越享受資本主義帶來的繁榮,越忘記那些為市場經濟嘔心瀝血吶喊的經濟學家一樣,人們越享受科技帶來的巨變,似乎越忽視這背後科學家們的奮鬥。我這種說法,沒有科學統計,但卻是媒體上清晰反映出的現實。在大街上隨便拉出幾個華人,大概都會知道林書豪、姚明、林志玲什麼的,卻說不出任何當今華人科學家的名字。

無數科學家創造了改變人類生命進程的成就,卻一直默默無聞,得到的關注完全沒法和娛樂明星相比,就像我以前曾經寫過的發明檢測前列腺癌的PSA的科學家王敏昌。要說人類有不公平,這才是最大的不公平之一。在今年西雅圖的「美西台灣人夏令營」會上,我又見到這樣一位正在創造著令人驚奇的、治療癌症的藥物科學家。他是「台灣微脂體」(TLC)創辦人董事長洪基隆先生。

他是做一場科學講座。由於他用台語講,我聽不懂,而且他講的是醫藥內容,我更是外行,所以本來沒準備聽,只因他的講座剛好排在我的演講之後,出於禮貌我留在座位上,想聽一會兒悄悄離開。可是聽了一陣子(他用幻燈圖表,間或穿插中文),居然聽出一些門道,而且完全被他講的內容吸引,所以後來特地跟他通了一次長話,了解他正在進行的、了不起的發明創造。

如前所言,當今世界,人們的生活水平巨幅提高,但與此同時,癌症成為威脅人生命的頭號敵人,已經到了幾乎沒人沒有親人或朋友被癌症奪去生命,或受癌症折磨的地步。據統計,全球25%的人死於癌症,僅2012年全球就有820萬人因此喪生。現已不是談癌色變,甚至有研究指出,一半以上癌症病人是被嚇死的。

所以,戰勝癌症,成為醫藥界最重要的目標之一。有需要,就有市場;有市場,就有競爭。而且,事業越難,競爭越激烈,這就是人的偉大之處。台灣出生、成長的洪基隆先生就是有雄心在這激烈競爭的領域,挑戰醫藥界的最高目標。

全部奧妙在於「小」

在任何領域,小公司出頭都極其難,在醫藥界就更難。因為研製新藥的成功率只有五千分之一,平均為時要十年。那些大藥廠動則千萬美元投資研發,白手起家的小企業根本無法項背。但這位在美國加大舊金山分校研究「微脂體」長達二十多年的洪基隆博士,1997年回台灣跟親朋集資100萬美元,創辦了台微體,隨後創造了驚奇,它體現在兩組數字上:一是在僅僅十多年的時間裡,公司增值100倍,兩年前上市,現公司資金已達一億美元;二是台微體的產品得到美日及歐洲等大製藥公司簽約,成為知名藥廠的熱門合作夥伴。

洪基隆的「台微體」憑什麼能在群雄逐鹿中,爭得一片天地?這主要歸功於洪基隆的研究發明:他通過研製出極為微型的「小奈米膜」而摸向成功。

什麼叫「奈米」?它是一種長度單位。有多長?一根頭髮直徑是3至5萬奈米。洪基隆研製出80-100奈米的微小薄膜,用它包裹藥物,可在血管中進入癌瘤所在之處,由此殺死癌細胞,治病救人。

為什麼這種微小薄膜包裹的藥物對癌症更有殺傷力呢?因為癌腫瘤導致血管增生(變形),狹窄到只有400-500奈米的縫隙。以往的藥物體積達不到洪基隆的「微脂體」那麼小,無法進入那些狹窄血管處,所以無法殺死那裡的癌細胞。

打個比方說,那些癌細胞(腫瘤)藏在變形的狹小血管處,就像敵兵藏在山谷的狹小縫隙,正常部隊無法進入,只有極為瘦身的士兵,才能鑽入山縫,殺死那些敵人。

運載「藥彈」的最佳載體

洪基隆研製出的這個「狹小體」為治癌提供了「大條件」。目前癌症手術/化療之後,往往也無法根除,而且化療還會殺死很多好細胞,導致脫髮/虛弱,甚至被「化」得更早死亡。洪基隆發明的這個微脂體,因可進入狹小血管處,有效殺死癌細胞,使原來藥力增加8-10%,同時也等於對好細胞的殺傷降低這個比例。真是事半功倍,造福患者。

了解這一層,就會明白,為什麼國際上的大藥廠要跟「台灣微脂體」合作了。因為癌症是當今大敵,誰能提供(增加)治癌方法,誰的公司就是全世界的「搶手貨」。

洪基隆研發出的並不是藥物,而是運載藥物的工具。用武器來比喻的話,別人有了飛彈(藥物),台微體提供運載工具。比如說長程飛彈,很多國家都研發成功,只是缺乏把彈頭運載發射到目標的能力。洪基隆的微脂體,就是這種載體,把藥物「載」到那個變形的狹窄血管(有癌腫瘤)之處。

「台灣微脂體」不久前跟比利時製藥公司Ablynx合作治癌,更上一層樓。比利時公司研製出多種很有針對性(癌腫瘤)的微型抗體(蛋白質),這種蛋白質是癌腫瘤喜歡吃的(癌腫瘤對蛋白的需要量更大),這種蛋白質(抗體)被包上洪基隆公司的有抗癌藥物的微脂體(薄膜),就更容易達到目的。

這很像釣魚,比利時公司研製出「釣餌」,洪基隆公司研製出「魚鉤」,兩項結合,就更容易使魚(血管中的癌腫瘤)上鉤,更有效地殺死癌細胞。

別的公司不可以做嗎?他們做不出洪基隆發明的這麼「微小」的薄膜,它小到只有一根頭髮直徑的500分之一!而且這種包裹了抗癌藥物的微脂體,可在血管中循環72小時,用控制治癌藥到處亂跑的方式,降低了藥物殺死好細胞的副作用,同時增強了藥物殺死癌細胞的效力。而這層極薄的包裹藥物的微脂,是從大豆中抽取的天然物質,是身體可以消化、新陳代謝掉的,所以很保險。

值得謳歌的英雄

後來洪基隆的公司又研製出新的治癌方法。很多癌患做手術、第一次化療後,有效地控制了癌症。可是當癌又復發、再做化療時,要麼不管用了,要麼療效很差;所以一般人都了解,癌症復發,比第一次得癌更可怕,就是因為第二次以後的化療效果不如第一次好。什麼原因呢?研究者發現,原來是那些沒被首次化療殺死的癌細胞,發展出「反放射能力」,也就是說,癌細胞發展出了「抗藥性」。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增大化療放射力,則會過於傷害好細胞。在這種兩難之中,洪基隆公司研發出一種新藥,專把癌細胞的「抵抗放射性」能力打掉;就像先派出特種部隊,把對方的武功廢掉,然後再派出正規部隊鏟除敵人。

僅是這幾項發明創造,就使「台微體」吸引了美商、日商、韓商、以色列等多家國際藥廠來簽約合作。另外,洪基隆公司還把專利過期的老藥,所謂「學名藥」,拿來改進,增強藥效,再用他們獨有的「微脂體」薄膜包裹這些(以前因缺乏載體而不能良好發揮的)藥物,形成新藥,投放市場。這種做法,既製造出了更有效力的抗癌藥,又避開了從頭開發全新藥物所需的費時、費力又昂貴的過程,成為「台微體」的一個獨特之處。但這個獨特,靠的是其「極微小」載體的發明。

洪基隆的研發帶來了個人和公司的成功,最早的入股者,都等於發了財。最早的台灣投資,其價值已經翻了30倍,投入10萬元,已成300萬。近年的外國投資也翻了七倍。洪基隆說,今後五年左右,公司的盈利還會大幅增加,因他們公司的多種藥物將在美國歐洲等地上市(目前多在病人身上後期試驗或等待外國審核中)。在中國的這個大市場,他們也有一款專治肝癌的藥物已進入後期病患試驗階段。

當今的科學發展,一直在朝著兩個方向:一是無限大的宇宙,一是無限小的微細胞。朝向無限小的科研在最近幾十年發展得更大更快,因為它更近,跟人的生存更息息相關,而且小資金也可能有大突破。

今年71歲的洪基隆,一輩子就從事這一項朝向「小」的事業。他的奈米膜做的越小,他就是越大的英雄。任何攻克癌症堡壘的人,都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值得謳歌的英雄。他們才應該成為年輕人的偶像和榜樣,他們努力的方向,才應該是年輕人的夢想!

——原載台灣《看》月刊2014年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