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孫穗芳博士首訪西雅圖 到認識孫中山教育思想(二) by 袁精學 8-28-2014

袁精學照片

(上接上期(一))

從廣義言之者﹐若國人真欲國家強盛長治久安﹐民族富裕能挺胸而行者﹐必須恢復國家民族之地位﹔若要恢復國家民族之地位者﹐國父孫中山於其民族主義第六講說﹕『先要恢復民族精神』吾人之民族精神者﹐即  國父說之『我國數千年來至今不能忘的「固有道德」者也﹒』

何以故﹖因國父孫中山觀察我國歷史﹐深知道德之重要也﹒所以﹐他繼續又說﹕『我國數千年來亡國兩次。在元朝時﹐第一次亡於外來之蒙古人﹒第二次則在明朝時﹐亡於外來之滿洲人﹒但後來不論蒙古人或滿洲人﹐皆終被中國人所同化﹒』

原因何在﹖國父說﹕『因為我們中國的道德高尚﹐故國家雖亡﹐民族還能存在﹐不但是自己的民族能夠存在﹔並且有力量能夠同化外來的民族﹒……窮本極源﹐……要恢復民族的地位﹐……就要把固有的舊道德﹐先恢復起來﹒』因為中國『現在受外來民族的壓迫﹐侵入了新文化﹒那些新文化的勢力﹐此刻橫行中國﹒一般醉心新文化的人﹐便排斥舊道德﹐以為有了新文化﹐便可以不要舊道德﹒不知道我們固有的東西﹐如果是好的﹐當然是要保存﹔不好的﹐才可以放棄﹒此刻中國正是新舊潮流相衝突的時候﹐一般國民都無所適從﹒』因而吾人可認知國父之教育思想者﹐對固有道德非常重視也﹒

然則「固有道德」者何﹖乃我國人常說之【四維八德】是也﹒四維者乃禮、義、廉、恥是也﹔八德者乃忠、孝、仁、愛、信、義、和、平是也﹒ 國父又說﹕『這種特別好的道德﹐便是我民族的精神﹒我們以後對於這種精神﹐不但是保存﹔並且發揚光大﹐然後我們民族的地位才可以恢復﹒』

今可再從「民權主義」第一講﹐知道國父說﹕『環觀近世﹐追溯往古﹐權的作用﹐就是要來維持人類的生存﹒人類要能夠生存﹐就須有兩件最大的事﹒第一件是保﹔第二件是養﹒』從而可知﹐國父革命之要務與神聖使命者﹐乃要實現其保民與養民之公德也﹒此保民與養民者﹐亦乃國父革命之最高明政治道德也﹒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