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士是誰? by 楊虹 9-3-2014

我經常聽到有人說,王德予博士有太多的頭銜,結果往往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幹什麼的”?這也難怪大家會對他的身份感到迷糊,因為王博士不僅是一位病理學博士,而且還擁有美國多種專業執照,比如“臨床化學”、“醫學檢驗科主任”等;他在台灣和美國的多家醫院和醫學院,包括政府的醫療部門,以及醫療機構擔任過檢驗機構訪查委員、台灣衛生署醫院監評委員、美國病理學院醫學毒物學評檢委員、東田納西州立大學病理系副教授、台灣教育部認定教授、執教病理、醫學品質、醫學毒物學等學科。在美國的多種著名醫學雜誌上發表過數十篇研究報告。曾任職病理科顧問、檢驗科主任、臨床化學科主任,及美國某頂尖醫學實驗室西雅圖分公司的技術總監、營運總監、副總裁、醫學毒物學經理,也曾在台灣南部一所基督教醫院擔任過醫技部主任,負責監督醫技部(病理、藥劑、臨床檢驗及放射科)。平時大家習慣稱他為“王博士”。

不過對我來講,王博士不僅是一位學識淵博的學者、溫文儒雅的紳士,更是一位坦坦蕩蕩的知心朋友。

王博士家裡的聚餐會最令我嚮往。每隔一段日子,或者每逢王博士從台灣或者國外回到西雅圖,朋友們都會聚到王博士家裡。王博士柔聲細語,笑瞇瞇地向每位來客介紹擺放在桌上各種精美的小點心:這個是我從台灣帶來的呵,好好吃咧!嗨嗨! 於是大家你一塊、我一塊,歡聲笑語合著香甜的糕點,瞬間飄滿了屋子。

餐桌上的一種魚,是聚會上一道必不可少的傳統招牌菜餚。王博士每次開飯前,都要重複給大家強調:這是我從台灣帶回來的呵! 好好吃咧!嗨嗨! 除了從國外帶回來的食品,王博士有時也會給我們秀一手他的絕活,比如“用古老的方法烹飪出的大蝦”、“台灣的名小吃”。大家稱讚說,味道真的不錯!尤其是他做菜時的專注神情,像極了一個不失天真的孩子。去年,王博士的兒子送給他一個新款的咖啡機。晚餐之後,王博士和其他人一起,把弄出一杯杯濃香的咖啡,興致勃勃地遞到每一個人手裡。

於是,這些平時裡難得見面的朋友們,在王博士家裡相聚一堂,享受王博士的盛情款待,和他的風趣幽默;享受大家在一起美好的、快樂的時光。他喜歡跟大家一起飲酒、一塊聊天、一同唱歌。而他每一次都不會忘記要我給他唱一首《好人一生平安》。他說那首歌最能打動他的心。
一個有情有義、有血有肉的人,才是王博士。他從不掩飾對親人的懷念和思念。我常常都會想,這人世間還有多少男人,多少年來一個人默默地、輕輕地捧著一束鮮花,到墓地看望早已過世的妻子?我也常常驚嘆王博士對朋友的細膩與體貼。他會告訴我,有哪位朋友身體欠佳,或者家庭遭遇難處,提醒我記得去照看一下。記得有一次大家談論起,在美國獨居的人容易發生意外也不被人發現。所以朋友之間互相要有個提醒。不幾天我接到王博士的電話,他說聽到我的聲音就可以了,知道我一切安好。前年我生了一場大病,躺在床上不能動。伍太太在廚房忙著為我做吃的,王博士不善家務,他坐在我的旁邊,靜靜地守著,看我睜開眼,他告訴我,另外一位朋友託他帶來食品和問候。我在那個時刻雖然沒有體力說話,甚至意識上還沒有完全清醒,但是我特別能體驗一種溫暖、一種關愛,一種支持和一種連接,這種體驗讓大病中的我突然感到因為生病而產生的恐懼、孤獨和無助感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見了。

王博士的謙遜與細膩,對人的慈愛與大方,會讓人感受到有一位忠實的、可以信賴的朋友,就在你的身邊。他不懼真實表達自己情感,也從不隱藏表達他對生活與信仰的疑惑和不解。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當大家談論到有關話題時,王博士的學識和地位從來不會影響到他坦誠地打開心門,抖露出他的心聲。我常常跟他開玩笑說:王博士你提怎麼多問題,不怕人家說你沒有靈性啊?可他從不介意別人怎麼看待他對信仰的想法。他敢於提出太多的“為什麼”。有的時候,王博士會對我說:這個問題我搞不懂呵,我們需要談談。

不論是他家的聚餐,還是“談談”信仰與生活,我看到的不是一個有著淵博知識和高貴的學位、帶著無數光環和頭銜,擁有多高榮譽和地位的形象,而是一個有情有義、有血有肉—一個不帶防衛面罩的人,一個真實的人。在他的喜樂、傷痛、疑惑中,在他的思想、看法和言論中,他活出了他自己。而這正是他的魅力。跟他交往並不是一般的交往,不論是在聚餐中,還是在平日裡的交談,或者一起活動中,我會體驗到一種心與心之間的接觸、溝通與對話,那就是一種力量,由此會讓我感覺輕鬆、愉快。生活中能夠有一個王博士這樣的知心朋友,真是我的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