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視為怪人 中村奪諾貝爾獎

2014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7日揭曉,由三位日本學者赤崎勇(中)、中村修二(左)和天野浩(右)共同獲獎。共同社提供

2014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7日揭曉,由三位日本學者赤崎勇(中)、中村修二(左)和天野浩(右)共同獲獎。共同社提供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10/7/2014專電】3位日本學者赤崎勇、中村修二和天野浩因發明藍色發光二極體(LED),成為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中村曾因太投入研究,被視為怪人。他也因研究對價問題打官司而備受注目。

60歲的中村出生於愛媛縣,在德島大學大學院(研究所)進行半導體研究後,1979年任職於德島縣日亞化學工業公司,14年前開始擔任美國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的教授。

中村在得知成為今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後接受日本放送協會(NHK)採訪時表示,是凌晨2時多在家睡覺時,接到電話得知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他說,諾貝爾物理學獎以基礎理論獲獎者多,他只是研發出藍色發光二極體(LED),不是基礎理論,所以獲獎讓他有點半信半疑。

對於他與赤崎、天野共同獲獎一事,中村表示,因為一起切磋琢磨過來,所以同時能獲獎,感到很高興。他認為,人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是非常重要的。

記者問到獲此殊榮,覺得太快或太慢問題時,中村表示,有一種終於得獎了的感覺,因為他的研究早已商業化了。但以他的年齡,他覺得太早獲獎。

中村曾被視為怪人,因為他太投入研究,以前任職日亞化工時曾早上7點上班,平時幾乎不與人講話,也不接電話、不出席會議。除了過年以外,幾乎無休。

中村曾為了替研究者爭取權益而與原任職的日亞化工打官司,一度成為媒體大幅報導的焦點。

2004年官司在1審時,法官判他的研究成果對價是200億日圓。2審時,日亞化工同意支付約8億4000萬日圓,雙方達成和解。這起官司讓中村成為在企業上班的研究者,要求發明對價行動的先驅者。

日本放送協會(NHK)報導,今天在得知中村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後,當年中村打官司時,擔任代理人的律師升永英俊表示,中村認為在企業努力上班,有優越發明成果的話,應獲得企業適當的肯定與報酬,因此挺身出來打官司。他的作法,給了日本的技術者、所有的發明家極大鼓舞。

升永說,與中村相識以來,就聽過他可能得諾貝爾獎,現在覺得中村這位天才總算被知道了。發光二極體(LED)可大量減少電力消耗,全球善用的話,可減少地球溫室效應等。他認為,中村是歷代諾貝爾獎得主當中,完成了對全體人類最大貢獻的發明。

【另訊】中村獲諾貝爾獎 感謝楊祖佑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8日專電】日本學者中村修二等3人因發明藍色發光二極體(LED),獲諾貝爾物理學獎。中村特別提及,感謝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巴巴拉分校台裔校長楊祖佑等人。楊祖佑也是中央研究院院士。

60歲的中村任職於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巴巴拉分校(UCSB),加州時間7日他在UCSB召開記者會。

日媒報導,被記者問接到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消息時在做什麼?中村說,他當時在睡覺,其實很緊張,所以3成在睡覺,7成睡不太著。

記者問他,約20年前開始研究藍色LED時,是否想過有朝一日會得諾貝爾獎?他表示,「完全沒想到」,進入日亞化學工業公司時,只處理紅色LED,但營業額不好。他對日亞化學的創辦人、當時的董事長小川信雄(已歿)說,希望製作藍色LED,小川答應了。

他說,告訴小川想出國留學1年,也獲准。兩人對話前後只5秒鐘。

之後,他到美國佛羅里達州的大學留學,才知道原來在美國博士學位很重要。他沒博士學位,只能當個實驗助理,回到日本之後,他立志攻讀博士學位。他笑說,「LED不是夢」。

被問到獲得諾貝爾獎要感謝誰時,他答覆,最感謝的是小川,小川是最棒的創業企業家。其次,他要感謝台裔的UCSB校長楊祖佑,因為楊祖佑最支持他,2000年延攬他到UCSB。

中村又說,他想起來還要感謝的幾個人,包括曾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江崎玲於奈,他的UCSB同事、物理學家克瑞瑪(Herbert Kroemer),沒有這些好友,就沒有現在的他。

被問到,為何日本的研究者會到海外,尤其是遠赴美國發展?他說,對研究者而言,美國有自由,有追求美國夢的機會。日本沒那樣的機會,即使是現在,日本還會因性別、年齡、健康狀態等受到差別待遇。

他說,在日本社會即使發明了什麼,只能拿到紅利而已,但在美國,就可開公司,這點差很多。

中村曾為了替研究者爭取權益而與原任職的日亞化工打官司。有些媒體指這是身為上班族的「奴隸」告雇主之爭。

2004年官司在一審時,法官判他的研究成果對價是200億日圓(約新台幣56億元)。二審時,日亞化工同意支付約8億4000萬日圓,雙方達成和解。

日本電子媒體今天反覆播放,中村當年在法官宣判後曾說「日本司法已腐敗」的片段。

記者會上,中村被問到,這次得獎對日本來說,具有什麼意義?中村答說,日本應該很感謝能獲獎,但在日本,即使發明了什麼東西,公司沒全球視野,比方說手機的領域也是如此,剛開始很好,但漸走下坡。美國恰好與日本相反,有多類人種,有全球視野。

中村目前在研究如何提高LED的效能,被問到如何提高研究的動力時,他說,「憤怒」。

中村到美國留學時,因沒博士學位,被瞧不起,他心想,「一定還以顏色,所以發明了藍色LED」,他還說,在日亞化工任職時,從知名大學畢業的技術人員被錄用後,突然成了他的上司,他心想,「等著瞧吧」,這些都是他奮鬥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