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台北城惡少殺刑警 by 文旦柚 11-19-2014

文旦柚 logo

記得在「白色恐怖時期」,夜晚有小孩哭鬧,大人只講一聲「警察來了」!小孩立刻噤若寒蟬。中學時代,學生怕教官,出社會,大人怕警總,只要是被特務指為「匪諜」,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

曾幾何時,不良少年,膽大包天,敢在首都成群結黨殺刑警!時間在9月14日的深夜,地點在台北市信義區松壽路(三張犁)。是高級的 Night Club的集中區,共有20多家。富商、高官,喜歡去消費。洋酒、紅酒,一瓶幾萬元不手軟,是官商勾結的溫床。一家 Night Club 每一夜純獲利,高達百萬元以上。

因為「有利可圖」,於是黑道捷足先登,白道跟著分紅,形成「黑白一家親」。黑道出資經營,高級警官當門神,中級警官當公關,下級警員當保縹,把佛教的心經「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改成「白不異黑,黑不異白,白即是黑,黑即是白」來形容目前台灣白道與黑道的關係。

自從馬英九、郝龍斌連續執政台北市十六年,特別縱容吃喝、嫖賭、色情等八大行業。表面是台北繁榮,成為夜夜笙歌的「不夜城」。白道分紅,個個肥滋滋、胖嘟嘟。八大行業在西門町、中山北路被區分為「蛋白區」,油水較少,由本土黑道與外省經營。唯有信義區油水最多,稱為「蛋黃區」,由外省掛竹聯幫的「忠堂」獨享,引起本土、外省各幫派眼紅。

很諷剌的是竹聯幫鬧內哄,「和堂」殺「忠堂」,為的是爭利益。事發前夜,有富家少爺曾威豪帶著少女劉心彤到 ATT 4 Fun 的 Night Club飲酒作樂。不知何故?與人起糾紛,被趕出門。曾威豪是屬於竹聯幫和堂,雖然輩份淺,由於為人海派,出手大方,他被欺侮,自然有許多不良少年替他報仇。

9月15日的夜晚,突然有50個不良少年包圍一棟大樓,那一棟大樓有四家 Night Club 與一家服裝店。從監視器可看出,由少女劉心彤發號司令,「喊打!喊衝!」,個個勇猛無比。不久看見刑警莊瑞源,抱頭鼠竄,薛國貞則被人用鐵錘擊頭,一命嗚呼。不良少年,鬧出命案,一哄而散。

次日各大報紙用頭號刊登「惡少殺刑警」!刑警薛國貞,放棄休假,忠於職守,為國捐軀。凶嫌曾威豪,劉心彤被逮捕。數日後案情始知不單純。原來社會所期待是,速把殺警的不良少年判重刑,以慰為國捐軀的薛國貞。不料兇嫌萬少丞、苟鴻銘、易寶宏、馬寅紘、董玉堂、王培安相續被逮捕,爆出警察、軍人的紀律嚴重敗壞!

命案發生時,有萬華分局副分局長石明哲、信義分局刑警小隊長鄭宏振,及十幾名官警,在九樓 Myst Night Club飲酒作樂。薛國貞是在醉茫茫的情況之下,囗出惡言,又腳踹惡少領袖曾威豪,而枉送一命!

信義分局的官、警,不但在 Night Club插乾股,分紅利,有時又白吃白喝。樓下的「潮牌服飾店」老闆是警政署長之子王惟立,以為有他當「門神」,各路凶神惡煞,不敢侵犯。不料這群惡少,是「初生之犢,不怕槍」。在50個惡少之中,有三個是現役軍人,馬寅紘是總統府的憲兵,在 Weekday的深夜,不假外出,成群結黨,軍人紀律之差,令人搖頭嘆息。吾友劉駿耀作一首打油詩,評價目前的警察:第一壞交通隊,站在路邊亂收費。第二壞刑警隊,還沒破案先喝醉。第三壞鎮暴隊,自己本身是黑社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