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在不安 (七) by 文旦柚 10-29-2014

文旦柚 logo

今年的中秋節,混蛋加馬鹿野郎的馬英九政權,贈給台灣人的毒禮物是「餿水油」,台灣名產,香噴噴的月餅、太陽餅。鳳梨的酥油,竟然是餿水油,令人倒盡味口。

怒氣未消,資深記者劉駿耀作一首打油詩: 「銅葉綠素吃大桶(大統)的,餿水油吃全桶(全統)的,如果不想吃就用強灌(強冠)!想不到在雙十節前夕,又爆發出「地溝油」的食安醜聞!中國時報在雙十節的頭版一付對聯「強冠射中秋,正義炸雙十」,作為即將亡國的中華民國弔詞。

地溝油的罪魁禍首「魏應充」,他雍有康師傅、頂新、味全、台北101大樓,估計有三千億新台幣的財產。為富不仁又奸詐,他是製造「黑心油的慣犯」。在三十年前台灣的毒米糠油(多氯聯苯),逃亡到中國,改行從事製麵(康師傅),發財後回台灣,進口飼料用奶粉冒充嬰兒奶粉,銅葉綠素混入棉花油冒充橄攬油,餿水油冒充香豬油,每一次他都榜上有名,而且都「逍遙法外」,使他膽大包天,繼續做他的缺德事,終於遇到了剋星。

台南地檢署年青檢察官周盟翔,他的家人連續受到有毒的食油所害,立志揪出黑心奸商。在中秋節過後的某夜晚,前往夜市吃宵夜之際,遇到一位神祕客駕駛小卡車,收集回鍋油,他暗中跟蹤。發現卡車前往「正義油脂公司」,於是他集中精神監視,不久又發現有大卡車運送「病死豬」的豬油,更駭人的是從外國進口的「飼料油、工業油」。

更進一步要蒐集有力證據,病死豬油來自雲林縣的「晉鴻、久豊」地下工廠。飼料油、工業油來自鑫好貿易行向外國進口。證據確鑿,奈何這個黑心奸商,有執政黨的高層作靠山,銅葉綠素毒油,餿水油都榜上有名,但是都逍遙法外,於是借助於民進黨立法委員的質詢。

當9月18日,林淑芬、陳其邁在院會向衛福部長邱文達警告: 味全、頂新、正義的黑心油時,遭到國民黨的黨鞭:費鴻泰率眾圍剿,事後行政院長江宜樺保證上述廠商的油品「安全可吃」,此後林淑芬仍然契而不捨地向海關、食藥署,調閱資料,都以國家機密為由而拒絕。不料馬政權眼見「紙包不住火」,衛福部長、食藥署長在9月7日畏罪下台。事隔兩日,頂新、味全、正義爆發「黑心油醜聞」!三家公司的董事長同是「魏應充」。

現在再看馬英九這個政權如何處理台灣的食品衛生?行政院設立「食品安全小組」,其中一位竟然是黑心食品慣犯魏應充,他是導演,總統、行政院長、衛生部長、農業部、經濟部、環保署的官員,以及法官、立法委員,都要聽命於他,扮演各種角色。所以每一個部會各拿一支啦叭,各吹各調,禽獸活的歸農業部,有病歸衛福部,死的歸環保署,其實都不管,遇到食安出問題,互相推責任。

衛福部說: 他的食藥署的人員只有46個,無法處理全國的機場、港口的食品、藥品檢驗。農業部說:進口的食用油、飼料油、工業油是經濟部國貿局管的,禽獸沒有戶口,多少隻無法可管。環保署更荒唐!署長魏國彥不務正業,忙於周遊列國拼外交,導致有 400萬隻死豬,任由地下屠宰場熬油後轉賣給正義油脂公司,或其他黑心油商。另外有速食店的回鍋油七萬公噸,環保署只處理七千公噸,其餘六萬三千公噸,被黑心油商收購,再製成為有毒的「清香豬油」。

財政部制訂進口食用油需繳 20%的關稅,工業用油6%稅,飼料油免稅,給予黑心奸商可逃漏稅,又可製造黑心油的機會。台灣一年使用飼料油僅 65公噸,工業用油35公噸,卻莫明其妙地進口一萬兩千公噸的飼料油及工業用油,其產地分別來自中國及越南,是名付其實的「地溝油」,出產國的輸出證明記載工業用油極毒!不能適用於製造禽獸飼料,想不到奸商竟然把它製成食用油,台灣人不如禽獸!

農福部的食藥署長葉明功,是軍人出身,食品、藥品外行,但是官商勾結一流。今年中秋節爆發「餿水油」時,他開出檢驗報告單是合格,酸價比新鮮油低,品質即然是合格,法官自然把黑心奸商從輕判罪。事隔一個月,慣犯魏應充的味全、頂新、正義油脂公司的黑心油醜聞爆發,葉明功下台前的豬油檢驗合格,不料換新的食藥署長,豬油檢驗報告單中含有雞油,極毒的「多環芳香烴、鉻、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