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為什麼成為票房毒藥? by 余杰 2014-12-06 16:24


【民報專欄】此次九合一選舉,台灣首富郭台銘從幕後跳到前臺,為連勝文等國民黨人搖旗吶喊。金錢和權力是兩朵惡之花,對許多富豪來說,僅有金錢萬萬不夠,金錢還要轉化成權力,才能贏得更多金錢。

郭台銘在連勝文的造勢活動中發言說,這是他人生第一次站臺,「我挺藍,我就是穿全身的藍,我們不會猶豫,不會模稜兩可,我們意志是堅定的」。其實,他早已南下為楊秋興站臺,這一次並非他的「處女秀」。

郭台銘評價楊秋興是「好官」,他似乎比人民更有資格評定誰是「好官」。他的理由是,楊秋興常常開會到十一、二點,勤政愛民。如果按照此種邏輯,比楊秋興更好的官是毛澤東和希特勒,他們常常開會到深夜,甚至在凌晨時分將高官顯貴召集到居所訓話,那才是真正的廢寢忘食,小民難道不該感激涕零嗎?

郭台銘說,他站出來挺連勝文,因為連勝文有三個優點:第一是年輕,「年輕就是未來」。連勝文固然比柯文哲年輕,但連勝文代表的是國民黨的威權文化和黑金政治,支持連勝文的多半是爺爺奶奶輩的國民黨既得利益集團;太陽花世代的年輕人,大半不會投票給連勝文,他們甚至發動網路運動,希望說服爸爸媽媽投票給柯文哲。對比柯文哲造勢晚會上青春活力、風華正茂的面孔,連勝文用盛宴來召聚的多半是些白髮蒼蒼的老人。所以,真正的年輕,應當是精神的年輕和價值觀的年輕。在這一點上,連勝文未老先衰,並不代表民主自由再上臺階的未來,而代表官商一體、魚肉百姓的過去。

郭台銘稱讚連勝文的第二點是「他非常地誠實,不擅於用各種花俏、耍花槍、花言巧語騙選票」。指鹿為馬,莫此為甚。說連勝文誠實,就好像說木偶人匹諾曹不會長出長鼻子一樣,無人相信,徒增笑柄。如果連勝文是一個誠實的人,他敢全盤公佈他跟老爹到北京叩見習近平時呈獻的賣台計劃書嗎?他敢老實交代他如何跟溫家寶的兒子溫雲松合夥「空手套白狼」、騙取兩岸老百姓的血汗錢嗎?他敢坦誠地面對曾祖父連橫發表的那篇論證「鴉片就是好」的千古絕唱嗎?

郭台銘看好連勝文的第三點是「他非常有國際觀」,他相信連勝文可以將臺北市治理成國際有名的經濟型的大都市。其實,所謂的「國際觀」,無非就是連勝文曾出洋留學,並跟《花花公子》雜誌的封面女郎一起花天酒地。連勝文若當選臺北市長,或許真會動用舊交情,將《花花公子》的那批金髮美女請到台灣來作秀,那些比他的老婆更加漂亮的洋妞,一定可以為臺北帶來不計其數的「眼球經濟」,讓臺北成為一個比對岸的東莞更加輝煌的「世界性都」。

商人跟從事其他工作的人一樣,當然可以有自己的政治立場。但是,郭台銘不僅有自己的政治立場,還要強怕千萬人改變自己的意向。他以為,只要他一登高一呼,全體台灣人都會像富士康的員工一樣,俯首貼耳、點頭稱是,以董事長的好惡為自己的好惡,以董事長的是非為自己的是非。當年老蔣總統沒有做到的「統一思想」,郭董如今可以輕易實現。

郭台銘的巨幅畫像,跟雲林的國民黨候選人併肩而立,那個位置本來是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的。這是不是說明,不少國民黨候選人已然認定,郭台銘比馬英九更有號召力,因為郭台銘代表著資本的力量——誰會不愛錢呢?郭台銘宣稱「拚經濟的決心是無比強烈」,並明目張膽地威脅說,國民黨人在哪個地方當選,他就要到哪個地方投資;國民黨人在哪個地方落選了,他就要到哪個地方撤資。

看來,上帝若要讓某人滅亡,必先讓此人瘋狂。錢多了,就容易心理膨脹,變成自大狂。商人議政乃至從政是天賦之言論自由和基本人權,美國就有不少熱衷政治的億萬富豪,福特當過總統,洛克菲勒當過副總統,紐約市長彭博亦是富可敵國,佩羅甚至自己創建新的黨派一度成為黑馬。但是,從來沒有那個美國富豪敢於宣佈,如果我不喜歡的某個黨派的政治人物,當上了某個州的州長或某個城市的四張,我就會關閉我旗下設置在那個地方的企業和商店。

郭台銘的威逼利誘有效嗎?選舉結果顯示,凡是郭台銘幫助站臺的國民黨候選人,無不落選。可見,台灣的選民不是愚蠢的驢子,不會輕而易舉地被前面懸掛的胡蘿蔔揮斥乎南北。郭台銘固然有錢,但並不意味著只要你投給他或他支持的人一票,他就將他的資產分一份給你。選舉之後,富豪依舊是富豪,窮人依舊是窮人,除非大家都拒絕投票給那個富豪青睞的人選。

再進一步追問,郭台銘真的是一個「點石成金」的經濟奇才嗎?有金融界人士指出,過去十九年間,郭台銘的鴻海集團在台灣幾乎並未創造任何淨現金流入,因此為應付該公司保持一定比例的現金配息,只好向外舉債或融資,二零一三年之負債率提高至將近百分之六十二,負債額一點二兆,幾乎已經成為台灣民營企業負債總額最高的公司。郭台銘一向喜歡狀告批評他的人,這一次他卻沒有採取任何法律行動,可見以上這些數據全是他無法否認的。

那麼,郭台銘董事長,請先把從人民那裡騙走的錢還給人民,然後再來傾訴你對台灣的「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