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已覺醒 政客還墮落 by 蕭新煌

【民報2014-12-29專題】朱立倫為挽回「慘勝」的顏面,出馬選國民黨主席。國民黨政權為緩和全民「滅黨」的大危機,透過法務部長丟出阿扁前總統保外就醫的「傳言」。地方議會選舉,對在野的台聯和民進黨議員以高價買票的「傳言」。(中央社資料照,、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1129」九合一大選,台灣全國人民發揮集體覺醒的威力,給執政的國民黨一個大大的教訓,不但縣、市長席次大退敗,縣、市議員數字也下降。其中最令人嘆為觀止的是朱立倫在新北市的「慘勝」,連勝文在台北市、胡志強在台中市的「慘敗」,以及民進黨在桃園縣、新竹市的「意料外的勝選」。這在在說明台灣選民唾棄政治反動,主場親中,施政弊端四起的國民黨,所以我會說表面上雖說是民進黨贏,國民黨輸,但實質上最主要的是台灣人民在捍衛民主戰役上的另一勝出。也因此,我這一個多月來一直以身為台灣人民為榮,也為我的台灣同胞感到驕傲,這包括所有以選票教訓國民黨的男女老少選民。

但在國民黨敗選後,馬上發生了三件事,讓我們對台灣部分政客的無齒行徑,感到憤怒。

一是朱立倫為挽回「慘勝」的顏面,也為了自己政治命運的「轉進」機會,出馬選國民黨主席。為此,他竟利用幾年以來一直為政治觀察家和公民團體念茲在茲「憲政改革」的大議題做為「登台表演」的廣告,但竟扭曲矮化到只剩下「內閣制」,其他像政府體制(五權變三權)改革、國會改革、選制改革、投票年齡降低政策,一概顧左右而言他。朱立倫更忘了他最該做的是國民黨改革,對此,他推托其辭;對最丟臉的黨產問題的態度,他一改再改,從「黨產歸還國家和全民」到「黨產不可能歸零」到「不當黨產才要處理」。朱立倫巧取是一回事,這應該被公評批判,但令我看不下去的竟然有不少朝野立法委員也像應聲蟲似地隨之起舞,更係無頭蒼蠅似地大談「憲政改革」。好像國民黨的朱立倫真的擲下朝野和解為憲政的橄欖枝。在我看來,這是那些立法委員的膚淺和無知。

第二件事件是選後國民黨政權為緩和全民「滅黨」的大危機,透過法務部長丟出阿扁前總統保外就醫的「傳言」,和大談「條件說」。於是阿扁回家過耶誕節或過年的「空穴來風」和「期待」一時又變為朝野政客攻防和競加搶發言權的戰場。三年來,我一直主張阿扁應被假釋,甚至大赦釋放,但國民黨選這個大敗的時機空談讓阿扁保外就醫,根本就是政治動作,為的是轉移人民的憤怒。而這麼多在野政客卻信以為真,抱以過多的空洞期待而讓國民黨的「好心」佔滿媒體的篇幅,轉移了全民對國民黨集體不滿的注意力。在我看來,這又是那些政客缺乏政治判斷力的明證。

第三件事是12月25日地方議會選舉,在新北市和台南市都傳出國民黨為贏得議長席位,而對在野的台聯和民進黨議員以高價買票的「傳言」。毫無疑問,檢調應馬上徹查,如果屬實,這無異台灣民主政治的一大醜聞。買票和賣票的政客都應該被揪出來讓全民唾棄,更萬萬不能只辦「賣票人」。國民黨、民進黨和台聯也都得向全民正式道歉。在我看來,這不是那些地方民代政客的無恥,什麼才是無恥?

而對台灣人民在1129所展現的大是大非和明智抉擇,上述政客的嘴臉和行徑卻暴露了他們還在墮落和沉淪。我相信他們遲早是會被台灣人民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