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P外交風波中被忽視的台英關係 by 林保華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26日在台北市政府會晤英國交通部長克雷默(Baroness Kramer)。(照片:中央社)104年1月26日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26日在台北市政府會晤英國交通部長克雷默(Baroness Kramer)。(照片:中央社)104年1月26日

【民報 2015-01-28】台北市長柯文哲把英國交通大臣克拉瑪女士贈送的懷錶因為自己缺乏興趣而稱之為「破銅爛鐵」引發外交風波。人們都在議論柯P的禮儀,以及克拉瑪女士如何化解雙方的尷尬,但是卻忽略了這位大臣(其實似乎是副大臣)本身訪問台灣的意義,或者被無意識的轉移了焦點。克拉瑪女士也顯示了對台灣的友好態度,這是文明國家所為,勝過那些勒索台灣的邦交國。

眾所周知,英國與台灣沒有邦交,非邦交國官員訪問台灣,都要受到中國的強大壓力,會被指控為製造「一中一台」與「兩個中國」,甚至採取報復行動。即使最「大膽」的美國,也只是去年4月環保署長來台灣訪問,是14年來第一個部長級官員來台灣。這當然與美國因為戰略需要而微調對台灣與中國的政策有關。

英國這次雖然派的是一位副大臣,但是也應該被看作是台英關係的良好進展。我不知道近年來有哪些英國官員訪問過台灣,層級如何?在中華民國外交部的網站與駐英國代表處的網站我沒有查到有關資訊。如果這也是多年來破天荒的第一次,可能就有外館的努力,也有英國對台灣政策的微調。那是因為近來中國與英國關係的緊張所致。

在克拉瑪女士訪問台灣前,也就是今年1月初,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國務大臣施維爾(Hugo Swire)低調訪問香港,他勸香港泛民接受北京的政改方案,但是即使如此低聲下氣、曲意討好,特首梁振英和政務司長林鄭月娥都拒絕與他會面。英文的《南華早報》報導,英國外交官員對他們拒見施維爾表示憤怒和沮喪。我不知道這個結果與克拉瑪來台是否有直接關係,但是中英關係緊張是不爭的事實。

去年是中英簽署關於香港前途聯合聲明30週年,中國本來要大肆慶祝一番,6月,總理李克強帶了200億美元訂單訪問英國,要英國承認聯合聲明在香港執行良好。英國人接受訂單,但是迴避聯合聲明執行好壞的問題。到了香港發生占中運動與雨傘革命以後,迫於輿論與國會的壓力,英國政府才出來講話,即使表示要調查聯合聲明在香港執行的情況,也已經引發中國的怒火,拒絕有關議員訪問中國,甚至說,聯合聲明已經無效。

中國在誘惑英國「外部勢力」失敗後,反過來指控「外部勢力」,從中國媒體到梁振英,尤其梁振英更加振振有詞說掌握到確實證據云云。1月13日梁振英公佈的證據,竟是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收取3筆合共130萬元(港幣)捐款,與壹傳媒集團前主席黎智英多年來捐錢予泛民政治人物和政黨的5700萬元捐款,都是使用匯豐銀行的觀塘同一分行的本票。匯豐銀行的註冊地在英國,難道使用外資銀行本票就是外部勢力,使用本土銀行的就是本土勢力,使用中資銀行的才是「愛國勢力」?

梁振英這個指控也暗藏一個大陰謀。那就是李嘉誠的公司已經遷冊開曼群島,因此李嘉誠也成為「外部勢力」。這是為未來打擊李嘉誠做的輿論準備嗎?另一個陰謀就是把使用匯豐銀行的政府機關,一律轉到中資銀行,以討好中資而讓自己得到政經好處。

話說回來,中國的強硬外交使它陷於孤立,也就為台灣提供更多的空間,台灣應該掌握這個機遇而主動出擊,但是應該低調,而不是像雙橡園那樣。目前與中國關係緊張的有日本、菲律賓、印度、越南等等,台灣有下工夫嗎?如果馬英九總統已經休克,也期望這些外館可以各自努力。相信馬英九下台後,台灣的外交將有一番新氣象出來,現在就應該做準備了。

  • 稻埕雲染

    任何能張顯臺灣不屬於中國且臺灣人並非華人ㄉ新聞都值得儘量報導如果新加坡能列席G20那為何生活於東亞大陸ㄉ人類為何不能擁有20幾個國家故中國人該享有20幾位精英來服務他們,中國要分裂>

  • Michk99

    林寶華是中共臥底。

    民進黨挑起台灣內鬥,

    民進黨不倒,

    台灣先倒!

    台灣生活的經驗告訴我們

    民進黨的人最喜歡二二八。

    問題也在這裡,

    大部分民進黨的從政人員很少是二二八受難者的家屬。

    這開始有一點奇怪?

    好像是他們撿到政治戰利品?

    參考一下下面的連結。

    連結請網路上自己找,

    這個網站有在過濾連結。

    本專頁的主持人是本省家庭長大,父母雙方的家庭都是本省人,所以在民國36年時,有經歷過二二八事件。

    我父親是民國36年生,就是二二八那年出生。他小時後也聽過他父親(也就是我祖父)談起二二八事件。

    先講一下我祖父,我祖父在日據時代參加過軍隊,也就是「台籍日本兵」,受到日本長官的賞識,讓他升到「准尉」,這是很少台灣人能得到的階級(台籍日本兵最高只到中尉銜),所以在他住的那「庄」小有名氣。 (「庄」相當於現在「里」)

    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沒多久,在他住的那庄里就有人透過擴音器在點名呼叫,要庄里有受過日本軍事訓練的男性都到指定地點集合,其中就有點到我祖父的名字,還在廣播中拱他當隊長。

    那時我祖父和我祖母抱著還在強褓中的我爸爸上街買菜,我祖父聽到有人報他名字還興沖沖的想要去,而我祖母雖然不知道那廣播點名是做什麼,但是就反對他去當什麼隊長,並將還是嬰兒的我爸爸塞到我祖父身上,要他記得自己已經為人父親,家庭重要過一切。於是我祖父就打消去當「隊長」的念頭。

    我祖父沒去指定地點集合當「隊長」,當然就不知道去那邊是要做什麼。但是有個鄰居有去,那晚他在半夜敲我祖父家的門,我祖父一聽是鄰居的聲音,就開門讓他進屋。這鄰居滿手、滿臉的是污泥,他說:「好多死人啊,到處都有人被殺!要借屋子來躲。」

    我祖父也趁機問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鄰居說:「去集合後,就開始發武器,主要是棍棒與刀械,要拿到武器的台灣人站路口,逢人就問『會不會台語、會不會日語、唱一段日本軍歌』,不會的就打殺。」

    「這種殺人的事,實在做不來,我就找機會逃走。但是那些人以為我是要通報警察,也要追打我,所以到你們家,讓我躲一躲。」

    然後那幾天,街上到處都有這種暴力殺戮,這是發生在台北市內江街附近的事。

    這個經歷,不是只有我祖父母講,我外祖父母那邊也講。任何經歷過二二八事件的本省人,都有同樣的回憶。

    甚至連參與過二七部隊,與國軍交戰的陳明忠,他講起二二八,也親眼看見有本省流氓暴打外省孕婦,而被他拿槍阻止。

    只是現在民進黨與「覺醒公民」談起二二八事件,刻意略過「本省暴民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的事實。更年輕的一輩,他們的祖父母、曾祖父母可能都已凋零,更沒機會聽他們講自身經歷過的二二八事件,只靠政客宣傳品了解二二八事件。

    民進黨告訴年輕一輩的二二八事件,就只剩下「國民黨屠殺台灣人,蔣中正下領屠殺台灣人,有計畫的消滅本省菁英」。甚至直接把國民黨比喻為納粹黨,蔣介石就像希特勒。

    年輕一輩的對國民黨、蔣中正會有如此的痛恨,要對銅像潑漆、砍除、推倒、縱火,就是來自於這種歷史謊言宣傳。

    二二八事件毫無疑問是個歷史悲劇,早年國民黨不願提起,這歸納出幾個原因:

    1.法難責眾:一個人、十人個集體犯罪,法律還可以制裁。但是上百人集體都參與過的犯罪,要全部逮捕,就非常困難。但是不逮捕,公理又難以伸張。那乾脆就少提。

    2.擔心起而效尤:二二八事件一度給國府在台的統治極大的重創,很多縣市長要逃到軍營避難,甚至還被「俘虜」(台中縣長劉存忠,被暴民抓到,遭到痛打),大量的武器被暴民取得。這種事國府可不想再多經歷一次。如果還繼續講二二八,有可能讓後輩認為「原來國府統治那麼脆弱,我們也再發起一次」。

    所以用強制力壓制這樣的談論,以免再次觸發起這種奪權行動。

    3.招安:很多參與過二二八事件的人都是地方士紳,就像帶頭的蔣渭川、李萬居、郭國基…之類的。國民黨還安排他們進入政府服務,以降低他們對政府的不滿。如果再一直提起二二八,會讓他們認為「政府還是會找機會對付他們,不如再次發動暴亂」。

    4.降低省籍心結:在二二八期間,有本省暴民打外省人;國軍開到後,就有國軍追勦本省人,雙方都有犯錯。然而彼此都要生活在同一塊土地,就不該再相互敵視,不談這件事,就是不想再糾結誰對、誰錯等問題,也是國民黨避談二二八的原因。

    5.在鎮暴過程難免會傷及無辜,有無辜者被政府打死,這事對政府非常難堪,也會想盡量少提。

    國民黨不想再提二二八,是基於上述這些原因,結果埋下了伏筆,丟失了自己的話語權。

    民進黨就直接指「國民黨還隱瞞實情」,並且編造出各種謊言來抹黑,像是「蔣介石下令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至今找不到這個電文(因為根本沒這指示),民進就說「國民黨還在隱瞞」。只要民進黨編的謊言找不到證據,民進黨就能理直氣壯的說「要公佈真相」。

    如果找出的紀錄是暴民殘殺外省人,民進黨與其信徒還可以反指「公文不可信」。

    馬英九主政時期,想要「息事寧人」,所以他定調二二八事件為「官逼民反」,意思就是當時本省人對公署政府的攻擊也有正當性。他以外省人總統的身份把所有罪狀一肩扛起,慎重的向台灣民眾道歉,希望能平息泛綠人士每年炒作二二八。

    就算是「官逼民反」,那本省暴民為何要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公署政府做得不好,就去向公署政府抗議啊,為何打殺所有外省民眾?又不是每個外省民眾都是「官」。

    這種行為就像…今天洪慈庸的特助涉嫌買票賄選,所以我們要打殺所有的台中市民。有沒有道理啊?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早就公開大白,只是部份政黨不願承認那是真相,因為真相不夠悲情、不夠慘,會拆穿民進黨的謊言,所以他們要繼續「追查二二八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