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典文學現代新寫讀--《儒林外史》(九之四)

袁精學新寫述

袁精學照片

 

 

 

 

 

 

 

 

 

第九章 婁公子捐金贖朋友 劉守備冒姓打船家

上接華聲報上期《儒林外史新寫讀》(九之三)

致於楊執中這一老獃子者﹐直至晚間時刻﹐方才回家﹒回家後﹐那一老嫗者乃告訴他曰﹕『今早城裡有兩位甚麼姓柳之人者尋訪老爺﹐他們說皆住在甚麼大覺寺云云﹒』於是﹐楊執中者即時問曰﹕『你如何回答他們去也﹖』老嫗答曰﹕『我告訴他們﹐說老爺現不在家﹐請改日再來也﹒』當時﹐楊執中則自思之﹐「那姓柳者何人也﹖」突然之間﹐心血來潮﹒竟憶起當初鹽商提控官司糾纏之事時﹐必是縣裡那一原差姓柳者今到來找錢者也﹒因此﹐乃將老嫗惡罵數句曰﹕『你這老不死老蠢蟲﹐如此之人來尋找﹐只說我不在家已足矣﹗何須囑他改日再來﹖你真若此無用也﹒』老嫗當時聽他如此辱罵後﹐心中實不服乃回他嘴也﹒那時之楊執中者﹐亦真惱極矣﹒遂手打老嫗嘴吧數個﹐腳踢她數回﹒

自此以後﹐楊執中驚恐差人再來尋他﹐乃從晨早出門閒混﹐直至晚間才歸家來也﹒豈知婁兩公子放心不下﹐時過四﹑五天後﹐他們再叫船家回航至鎮上﹐仍舊步行至門前敲之﹐老嫗乃應敲而啟門﹐則見此兩人即時惹起一肚子之憤氣激發而大聲曰﹕『老爺不在家﹐你們兩人只管來尋﹐為者何也﹖』兩位公子答曰﹕『前日你可否曾說我們是大學士府者乎﹖』老嫗則曰﹕『你倆人還好說甚﹐我曾為你倆人被連累拳打腳踢一頓矣﹗今日又來做甚也﹖老爹不在家﹐還有些時日不來家也﹐我沒有時間﹐現在要燒鍋做飯也﹒』說時怒氣沖天﹐不理倆人再問﹐遂用力將門「砰」一聲關上﹐即舉步進去﹐再敲已不應矣﹒當時﹐兩公子已知何故﹒心中真感煩惱﹔且覺好笑也﹒遂立俄而﹐若再敲叫者﹐想必皆不應也﹐只得再歸船艙去矣﹗

當船搖行數里路後﹐則見有一賣菱小船﹐由一小孩搖著接近船來﹐口叫曰﹕『買菱啊﹗買菱啊﹗』於是船家將繩繫綁其船而秤菱角﹒兩公子則於船艙內問那一小孩曰﹕『你住在那村者乎﹖』那一小孩真誠答曰﹕『我便住在這一新市鎮上﹒』四公子則曰﹕『你於此地可認識楊執中老爺者乎﹖』那一小孩即時以其天真無邪之快感答曰﹕『怎麼不認識他﹖這老先生乃一位極為和靄之人者也﹒前日當我搖船往前村看戲之時﹐看見從他之袖內丟下寫有字句之紙卷﹒』三公子則急而問曰﹕『那紙卷現在何處﹖』那小孩答曰﹕『正在艙底下者也﹒』於是﹐三公子以溫馨態度對小孩曰﹕『可否取來給我們看看﹖』那一小孩乃取來遞予三公子﹒接過紙卷﹐正在這時﹐船家買菱角之錢交予小孩﹐他接過銀兩後﹐亦即時搖其賣菱小船去矣﹗

此時﹐兩公子遂啟閱紙卷﹒原來乃一幅素紙寫有一首七言絕句詩曰﹕【不敢忘為些子事﹐只因曾讀數行書﹒嚴霜烈日皆經過﹐次第春風到草廬﹒】素紙後面則另寫有一書曰﹕「楓林拙叟楊允草」等字樣﹒兩位公子看畢﹐不勝歎息而曰﹕『此老先生者真胸襟懷沖淡﹐實令人可敬可佩也﹒唯我倆人何以如此之難與其相合也﹖』

這一天﹐雖是霜風淒緊﹐幸天氣晴朗﹒四公子獨站於船頭﹐徘徊眺望﹐賞見山光水色之景﹐唯見後面有一大船加速趕航前來﹐其船頭上有一人大聲叫曰﹕『婁四老爺﹗請將船隻靠停下來﹐家老爺在此也﹒』船家聽如是叫喊﹐乃忙將船停靠過去﹒那人即時跳過船來﹔且磕過頭﹒只見艙裡乃曰﹕『原來三老爺亦在此也﹒』

評註﹕﹙一﹚此章乃說明人之處世﹐能忠於職責而善以待人者﹐終獲天帝及佛爺之善報﹒正如鄒吉甫者能忠於守護其主人之山墳而善待其主之後人﹐終獲興旺買田購地﹔更令其主之後人者常為思懷自己也﹒從對話中道出為人應念「受恩務勿忘﹔施恩勿望報」之理也

﹙二﹚借米酒之造也﹐道出世人為求私利﹐使米酒之造也質素﹐一日不如一日為之﹐若此者對「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之道德修養﹐有何感想也﹖實暗諷執政者之貪腐﹐對人民日常生活之影響極大而不易過也﹒當今執政掌權者﹒讀之無惕而感動於心者乎﹖

﹙三﹚雖社會為求私利而不顧他人者有之﹔但持正義為善憐才者亦有之﹐畢竟為數小也﹒處今之世﹐如兩位婁公子之修養者﹐真鳳凰麟角也﹔

﹙四﹚託咐晉爵往進縣衙辦案﹐托出中國社會總以情為重﹒所謂「人情大過債」也﹒但處今民主政制﹐首應以合法﹑合理後﹐再以情為之﹐較為上策﹒現代執政當權者﹐能效二位婁公子之為人處事﹑顧全大局者乎﹖無警惕戒慎者乎﹖人之為公﹑為私﹐亦僅為其一念之差而已﹗

﹙五﹚說及楊執中者曾掌打腳踼其老嫗者﹐於人情法理上實未免太過也﹒但確實表現當人處於憤怒激動情緒之時﹐往往失郤自己理智也﹒此乃人性之弱點﹐勸戒人之處世對人﹑對事﹐務要以平常寧靜之心思之﹐避免發生事故也﹒否則﹐便將為「一失足成千古恨」矣﹗慎乎哉﹖及

﹙六﹚以夜間船航河路之事﹐托出中國社會藉權勢凌人者時有之﹐小民者實無敢抗拒也﹒但亦常有魯莽者藉錯勢力而凌人而被人知後﹐必然反抗﹔且反使其人弄巧成拙難受也﹒暗示人處於世﹐務要平和相處﹒表示世局尚有似婁公子者在﹐能顧全他人﹐總以和為貴﹒讀者讀後何感也﹖謝謝﹗ (本章完)

中國古典文學現代新寫讀--《儒林外史》(九之三)

袁精學新寫述

袁精學照片

 

 

 

 

 

 

 

 

 

第九章 婁公子捐金贖朋友 劉守備冒姓打船家

上接華聲報上期《儒林外史新寫讀》(九之二)

公子聽知楊貢生者出獄後﹐想他亦一定到此致謝也﹒豈知楊執中並不知情﹐為何自己能出獄之原因也﹖遂於縣前問人﹒據說乃由一位姓晉名爵者保其出監而已﹒但他心中暗想﹐自己生平並不認識此一姓晉者也﹒故存疑惑﹐但不必加以理會﹔反正現在自身已清白乾淨﹐即回鄉家中﹐照舊看閱書卷也﹒

到家之時﹐其妻出迎之﹐真喜從天降﹐其兩位兒子者則日日在鎮上賭錢﹐半夜不歸家也﹒僅有一癡聾老嫗在家燒火做飯聽候而已﹒說到楊執中者﹐則於次日前往鎮上相識之客家處走訪﹒鄒吉甫之第二兒子因添養孫子﹐住在東莊﹐不曾相互常見﹒故其對婁公子這義舉之為﹐想必做夢之時亦不能得知也﹒

時間一天繼一天逝去﹐已過月餘矣﹗兄弟居家不勝詑異﹐每想及「越石甫」之故事時﹐心覺此一楊執中者極為高絕學問﹐確為可敬也﹒有一天﹐三公子向四公子曰﹕『此楊執中者至今尚不來答謝﹐其品行實非同凡響也﹒』四公子曰﹕『論理﹐我兄弟二人既仰慕他者﹐應先至其家相見訂交也﹒若望其來報謝﹐豈非為俗情者耶﹖』三公子曰﹕『吾曾如是想﹒但吾人不曾聞說﹐「公子有德於人者﹐願公子忘之」之語者乎﹖若我倆今先到其家者﹐豈不是專自明此事者乎﹖』四公子乃曰﹕『相見之事不可提及﹐今朋友之間聞聲相思﹐命駕探見﹐乃常見之事也﹒難道只因此事之緣故﹐朋友間之相處反為隔絕不得相見者乎﹖』於是﹐三公子曰『此話極有道理也﹗』

當其時也﹐兩人商議既定﹐又曰﹕『我倆應先早一日上船﹐次日早到其家﹐以盡一日之情誼聊天也﹒』於是﹐乃雇請一小船不帶隨從者﹐下午落船航行數十里﹒時值秋末冬初﹐晝短夜長﹒河裡已有濛濛月色﹐照映小船﹐乃乘此月色之映照﹐慢搖櫓航﹒那河裡各家運租米船擠擁不開﹐此船郤小﹐幸可從船傍擦過也﹒

剛過二更鼓﹐兩位公子將次序睡下之時﹐忽聞一片聲打河路之響﹒可是此一小船郤無燈燭﹔且艙門關閉﹒四公子則從板縫裡望出﹐只見一隻大船明晃晃燃點兩對大高燈﹐其中一對之燈寫有「相府」字樣﹔另一對則寫著「通政司大堂」者也﹒船上站立數位如狼似虎般之僕人﹐手執鞭子﹐鞭打擠塞河路之船隻﹒當時四公子見之被嚇一跳﹒乃低聲呼喚其兄三公子曰﹕『三哥﹗你快點過來一看﹐這是誰人也﹖三公子乃應聲走過一看曰﹕『這僕人並不是我家者也﹒』說時那大船者已航駛至眼前﹐僕人乃以其鞭子鞭打這小船之船家﹒

當時﹐船家心中不服﹐遂對之曰﹕『這好一條河你可走者即走也﹐為何恃勢行兇打人也﹖』大船上那些如狼似虎般之人曰﹕『你這狗攘之奴才﹐睜眼看清楚燈籠上之字﹐是誰家之船也﹖』船家曰﹕『你船上之燈僅寫「相府」二字﹐誰知你是何宰相者也﹖』那些人怒曰﹕『你這瞎眼之死囚﹐湖州除婁府之外﹐尚有何一宰相者耶﹖』船家訝異即答曰﹕『婁府也罷﹐那一位老爺是也﹖』那一大船上之人等答曰﹕『我等乃婁府三老爺裝租米之船﹐有誰不知﹖你這狗攘者別再回嘴﹐快拿繩子將他縛在船頭上﹐明日回報三老爺﹐拿帖子送至縣衙﹔且打數十板子再說﹒』

當時﹐船家不驚不慌即曰﹕『且慢﹗現今婁三老爺者正在我船上﹐你何有另一婁三老爺在焉﹖』兩位公子在船艙內聽其說而暗笑也﹒當其時也﹐船家乃開艙板大聲叫曰﹕『請婁三老爺出來給他認一認也﹒』於是﹐三公子走至船頭站在那處﹒此時天上之月亮尚未斜落﹐仍映著那邊之燈光﹐使照得更為明亮﹒三公子乃問曰﹕『你們是我家那一房家人也﹖』

那些作威之人者郤認得真是三公子﹐皆著慌而齊跪下曰﹕『吾輩小人之主人者並不是老爺之一家﹐實乃劉老爺也﹐他曾任守府﹒今因從莊上運些租米﹐河路擠塞﹐竟膽敢借老爺府裡之官銜﹒不料竟沖撞三老爺之船﹐吾輩小人該死也﹒』三公子曰﹔『你輩之主人者雖不是我本家﹐郤是同鄉也﹒今借用此官銜之燈籠亦何妨也﹖但你等於河道行兇打人﹐郤使用不得也﹒如今你等作如此之為也﹐說是我家者﹐豈不是毀壞吾家之名者乎﹖況且你輩早已知吾家從無人敢為此事者矣﹗你輩且起來即回見你等之主人﹐不必說河路遇見我之事﹐但下次不必要如此為也﹒難道我還斤斤與你們計較不成者乎﹖』眾人應諾﹐叩謝三老爺之恩典﹒叩頭起來後﹐忙將兩對高燈即時吹熄﹔並將船溜至河邊歇息矣﹗

三公子與四公子共笑一回﹒隨後四公子遂向船家曰﹕『船家﹗此次你畢竟不該向他們說出我家三老爺在船上﹔並請出與他們相見﹐實掃他們這場大興是何意思也﹖』船家答曰﹕『不必多說﹐你看他們竟把我船板都要打通矣﹗這真好不兇惡﹒故當時不能不要現身也﹒』說畢﹐兩公子遂分別解衣就寢矣﹗

小船如常搖櫓行過一夜﹒次日清晨已到新市鎮泊岸﹒兩公子起來取水洗過臉﹐飲吃些茶﹑點心﹐乃吩咐船家曰﹕『你好好在此看船伺候也﹒』隨即倆人上岸直至市梢盡頭處鄒吉甫之女兒家﹐只見其家之大門關閉﹐遂叩門一問﹐方知老爺夫婦倆人皆已接到東莊去矣﹗女兒留請倆位老爺吃菜﹐也不曾坐﹐二人匆匆往出市鎮﹐沿著大路約走前田里多路﹐遇一挑柴之樵夫﹒乃向之問他曰﹕『你可知此地有一姓楊名執中老爺者乎﹖家住何處﹖』樵夫以其手指向著說﹕『遠望那一片紅色者﹐乃他家之屋後﹐你們可從此一小路穿過去便是也﹒』

兩位公子敬謝樵夫後﹐乃一邊分開叢生之草莖﹔一邊尋路直到一村子﹐大概只有四﹑五家人﹐僅有幾間茅屋而已﹒屋後有兩棵大楓樹﹐經霜後使楓葉轉紅﹐乃知楊家之屋後也﹒有一小路達門前﹐門前有一澗溝﹐上有小小板橋﹒於是﹐兩公子小心慢步踏上板橋過去﹐見楊家兩扇板門關上﹒當有人到來之時﹐那狗便發出吠聲來﹒三公子近叩其門﹐叩之半日﹐方走出一老嫗﹐其身上之衣服甚為破爛﹒兩位公子走近前問曰﹕『你這裡是楊執中老爺之家者乎﹖』如是者問過兩遍﹐方才點頭曰﹕『正是﹗你們從何處來者也﹖』兩公子曰﹕『我兄弟二人姓婁﹐住在城裡﹒今特來拜訪楊執中老爺﹒』可是﹐那一老嫗又聽不清楚﹐乃問曰﹕『是姓劉者乎﹖』兩公子答曰﹕『我倆是姓婁﹒你只可向老爺說﹐乃大學士婁家者﹐他便知道矣﹗』於是﹐老嫗即曰﹕『老爺現不在家﹐自昨天出門往看人家打魚﹐不曾回來﹒你們對他有話說者﹐可改日再來也﹒』說畢﹐已不知鄉俗請坐吃茶之禮﹐竟自關門回去矣﹗兩公子不勝惆悵﹐站立一刻﹐唯有轉身走過板橋﹐依原路回歸船上進城去也﹒

(待續)

露西上映首日 全台票房估破2千萬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8/20/2014電】全片有一半場景在台北市拍攝的好萊塢電影「露西」,今天在台上映首日,片商估計,全台票房估計至少可破新台幣2400萬元。

法國名導演盧貝松新片「露西」今天在台灣上映,正值暑假期間,一大早就有民眾到電影院排隊買票,就是要看「露西」。

整部片台北場景露出時間超過一半,包括有中華民國國旗、鼎泰豐、台北晶華酒店、台北101等地標都有入鏡,成功行銷台北。

發行公司環球影業今天表示,估計今天全台首日上映票房至少可破新台幣2400萬元,而全台首週票房預估將可達到1億2500萬元,但確切數字仍要等今晚過後,明天才能公布完整的首日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