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鹿野郎英九(27) by 文旦柚 9-10-2014

文旦柚 logo

 

 

 

 

 

 

 

張顯耀被馬英九政權控告匪諜疑案?開始五天,為了迫使他下台,不擇手段,不惜威脅利誘,每天使用不同劇本,罪名一大堆。包括調查局在三年前就監聽到他有通匪嫌疑,其他是圖利廠商,愛好女色,與民進黨立委打麻將,更莫名其妙的是馬英九的「一個中國政策,中共是友黨」!使得司法官不知怎麼辦?要判他匪諜?代誌大條(後果不堪設想)。判無罪釋放?證實馬英九政權,以莫須有的罪名「陷害忠良」?文旦柚為想瞭解這一場馬政權的「宮廷鬥爭鬧劇」真相,用兩星期的時間,廣泛地收集台灣各大媒體資訊,初步所得只是前因。

記得馬英九剛取得執政權時,他把「改善海峽兩岸關係,完成和平統一」,例入第一優先目標,妄想創造「馬氏歷史定位」!在他第一任期,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胡‧馬會談」,只聞樓梯響,不見人蹤影,到第二任期,他急於達成「習‧馬會談」,把原來由台灣的「海基會」和中共的「海協會」,為兩岸協商窗口。另外在美國華府設立祕密交流管道,把原駐美國代表袁健生調回台灣,改派愛將「金溥聰」接任。他到美國上任後,就急於向中共的大使崔天凱、公使吳璽,進行秘密交流,以為可加速「習馬會談」。由於向中國傾斜「過於露骨」,損害美國利益,於是美國把他列為「不歡迎人物」。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警告: 台灣太傾斜於中共,將使台灣在國漈社會更孤立。他在美國無戲可唱,只好打包回台灣。

金溥聰回台任職於國安會祕書長,仍貪戀對於中共的秘密外交,促成匪諜疑案宮廷內鬥的遠因。在中國方面,今年先後有「習‧連會」和「習 ‧宋會」,又有政敵:賴清德訪問大陸。中共國台辦主任訪台時,專程到高雄會見陳菊,就是不屑會見馬英九。加上「習‧馬會」無緣,使馬英九「無名火上昇,暴跳如雷」!製造各種罪名,套在張顯耀身上。

「陰險好鬥」的馬英九,治國無能,卻勇於內鬥!最近十七個月內,先後有十八個部長級的官員去職,記得去年九月,那轟轟烈烈的「馬‧王鬥爭」,他企圖使用黨、司法、情治的力量,把立法院長王金平鬥臭鬥垮,結果王金平訖今「穩坐如山」,馬英九不但兩審官司敗訴,還賠上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因非法竊聽被判刑兩年,總統府副祕書長也涉此案而下台。無獨有偶,他也企圖把前兩任總統「鬥臭鬥垮」。

在八月十五日,經台灣最高法院判決,前總統李登輝涉嫌貪污「國安密帳」,因查無證據,宣佈無罪結案‧前總統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涉嫌貪污、龍潭購地案、海外洗錢(海角七億)、總統府機密文書一萬件遺失」,因查無證據,宣佈無罪結案。總而言之,阿扁坐六年的冤獄,活生生的進去,被百般的「凌虐」,如今成廢人,如何善後?

總而言之,此次所謂「匪諜疑案」鬧劇 ,從各角度來看,結論是馬英九「玩火反燒到自己本身」。在國內既然對中共的談判首席代表是匪諜! 所簽的條約令人懷疑,如何叫立法委員投票通過?在中共方面,也因匪諜疑案 ,致使兩岸的互信毀於一旦,今後兩岸簽約談判,更加困難,八月廿五日,中共空軍的「運八式」偵察機,在同一天四次硬闖台灣「航空識別區」挑釁,同時在慶廣柬省向台商義聯鋼鐵集團,無預警的「抽銀根」,這是中共向馬英九「殺雞儆猴」。不知今後還餘下一年八個月任期,如何渡日? (二十七)

【讀者投書】唯有重刑處置 by 稻埕雲染 9/10/2014

餿油事件發展到9月10日下午的新消息是:重刑犯郭烈成的油材竟然是:死的豬、羊、雞的屍肉上所取的皮所製成的;我過去的一年有12位友人過亡,平均年齡65歲不到而幾乎每一位都是死於癌症。

還有往生者其間以50多歲為最多。

70歲外加60歲的僅有4位。

中國人競相移民的美加、紐澳等國在治理國家的精神上皆遵循以功利大師 Jerome Benson的教誨在執政。

大師說:人是貪婪的動物,而且越是擁有權力的社會精英則越是貪婪;故我們僅能以1重刑2社會議論的批判3宗教信仰教育4生命終結的制裁。

大師也說:對民眾少談仁義道德,人類是好逸惡勞的,身為上位者有責任提供快樂幸福的生活給大眾。

我想:沒有一個人在吃了餿水油之後,還能處之泰然;這個國家要嚴正地修法了。

 

王博士是誰? by 楊虹 9-3-2014

我經常聽到有人說,王德予博士有太多的頭銜,結果往往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幹什麼的”?這也難怪大家會對他的身份感到迷糊,因為王博士不僅是一位病理學博士,而且還擁有美國多種專業執照,比如“臨床化學”、“醫學檢驗科主任”等;他在台灣和美國的多家醫院和醫學院,包括政府的醫療部門,以及醫療機構擔任過檢驗機構訪查委員、台灣衛生署醫院監評委員、美國病理學院醫學毒物學評檢委員、東田納西州立大學病理系副教授、台灣教育部認定教授、執教病理、醫學品質、醫學毒物學等學科。在美國的多種著名醫學雜誌上發表過數十篇研究報告。曾任職病理科顧問、檢驗科主任、臨床化學科主任,及美國某頂尖醫學實驗室西雅圖分公司的技術總監、營運總監、副總裁、醫學毒物學經理,也曾在台灣南部一所基督教醫院擔任過醫技部主任,負責監督醫技部(病理、藥劑、臨床檢驗及放射科)。平時大家習慣稱他為“王博士”。

不過對我來講,王博士不僅是一位學識淵博的學者、溫文儒雅的紳士,更是一位坦坦蕩蕩的知心朋友。

王博士家裡的聚餐會最令我嚮往。每隔一段日子,或者每逢王博士從台灣或者國外回到西雅圖,朋友們都會聚到王博士家裡。王博士柔聲細語,笑瞇瞇地向每位來客介紹擺放在桌上各種精美的小點心:這個是我從台灣帶來的呵,好好吃咧!嗨嗨! 於是大家你一塊、我一塊,歡聲笑語合著香甜的糕點,瞬間飄滿了屋子。

餐桌上的一種魚,是聚會上一道必不可少的傳統招牌菜餚。王博士每次開飯前,都要重複給大家強調:這是我從台灣帶回來的呵! 好好吃咧!嗨嗨! 除了從國外帶回來的食品,王博士有時也會給我們秀一手他的絕活,比如“用古老的方法烹飪出的大蝦”、“台灣的名小吃”。大家稱讚說,味道真的不錯!尤其是他做菜時的專注神情,像極了一個不失天真的孩子。去年,王博士的兒子送給他一個新款的咖啡機。晚餐之後,王博士和其他人一起,把弄出一杯杯濃香的咖啡,興致勃勃地遞到每一個人手裡。

於是,這些平時裡難得見面的朋友們,在王博士家裡相聚一堂,享受王博士的盛情款待,和他的風趣幽默;享受大家在一起美好的、快樂的時光。他喜歡跟大家一起飲酒、一塊聊天、一同唱歌。而他每一次都不會忘記要我給他唱一首《好人一生平安》。他說那首歌最能打動他的心。
一個有情有義、有血有肉的人,才是王博士。他從不掩飾對親人的懷念和思念。我常常都會想,這人世間還有多少男人,多少年來一個人默默地、輕輕地捧著一束鮮花,到墓地看望早已過世的妻子?我也常常驚嘆王博士對朋友的細膩與體貼。他會告訴我,有哪位朋友身體欠佳,或者家庭遭遇難處,提醒我記得去照看一下。記得有一次大家談論起,在美國獨居的人容易發生意外也不被人發現。所以朋友之間互相要有個提醒。不幾天我接到王博士的電話,他說聽到我的聲音就可以了,知道我一切安好。前年我生了一場大病,躺在床上不能動。伍太太在廚房忙著為我做吃的,王博士不善家務,他坐在我的旁邊,靜靜地守著,看我睜開眼,他告訴我,另外一位朋友託他帶來食品和問候。我在那個時刻雖然沒有體力說話,甚至意識上還沒有完全清醒,但是我特別能體驗一種溫暖、一種關愛,一種支持和一種連接,這種體驗讓大病中的我突然感到因為生病而產生的恐懼、孤獨和無助感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見了。

王博士的謙遜與細膩,對人的慈愛與大方,會讓人感受到有一位忠實的、可以信賴的朋友,就在你的身邊。他不懼真實表達自己情感,也從不隱藏表達他對生活與信仰的疑惑和不解。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當大家談論到有關話題時,王博士的學識和地位從來不會影響到他坦誠地打開心門,抖露出他的心聲。我常常跟他開玩笑說:王博士你提怎麼多問題,不怕人家說你沒有靈性啊?可他從不介意別人怎麼看待他對信仰的想法。他敢於提出太多的“為什麼”。有的時候,王博士會對我說:這個問題我搞不懂呵,我們需要談談。

不論是他家的聚餐,還是“談談”信仰與生活,我看到的不是一個有著淵博知識和高貴的學位、帶著無數光環和頭銜,擁有多高榮譽和地位的形象,而是一個有情有義、有血有肉—一個不帶防衛面罩的人,一個真實的人。在他的喜樂、傷痛、疑惑中,在他的思想、看法和言論中,他活出了他自己。而這正是他的魅力。跟他交往並不是一般的交往,不論是在聚餐中,還是在平日裡的交談,或者一起活動中,我會體驗到一種心與心之間的接觸、溝通與對話,那就是一種力量,由此會讓我感覺輕鬆、愉快。生活中能夠有一個王博士這樣的知心朋友,真是我的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