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很多婚姻本可以走下去的 by 楊虹 3-18-3015

楊虹肖像

 

 

 

 

 

 

 

 

看到我身邊又一對被大家視為“郎才女貌”“金童玉女”的夫妻,最終還是分手,不僅讓人感到惋惜。當初他們結婚的時候,誰也不會想到,也不願意看到今天這個結果。尤其是麵對孩子,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他們的心一定是痛的。其實,如果他們知道導緻婚姻出現的問題是什麼、根源在哪裡,解決的辦法是什麼、資源在哪裡,以他們的學識和智慧,是可以執子之手,一同把孩子養大,攜手到老的。他們的婚姻,如同許多已經勞燕分飛的夫妻一樣,原本是可以走下去的。

俗話說,五百年修得同渡船。當今世上雖然有利用婚姻,達到個人其他目的的人,但是,有多少夫妻結婚是為了離婚呢?但是,經過傷心傷肝的痛苦,不少夫妻沒有能夠走下去。有人說是因為性格不和,有人說是因為一方有外遇,有人說是因為婆媳矛盾,也有人是因為家庭瑣事等等,覺得這日子沒法過下去了。但是,為什麼我們不去思想:性格是如何形成的?人為什麼會有外遇?婆媳矛盾的實質是什麼?每當我遇到這類問題的時候,我就會感慨:中國人是多麼聰明的人,如果我們明白了我們的成長背景,如何塑造了今天的我們,如果我們還有能力和勇氣,去學習、去成長,我們不僅可以把婚姻走下去,而且也能把睏難的日子變為一同成長、一起創造歷史的回憶。

我從另外一對夫妻的故事裡學到了什麼叫不斷成長。這對夫妻在婚後也開始了中國經典式的婚姻模式:以婆婆的情感和生活需要為主導的婚姻。這對夫妻窮其一生,從牙縫裡省出錢來,保證了婆婆一家人經濟上無休止的要求;他們到了退休的年齡,還欠著滿滿的房屋貸款。他們曾經鬧上了法庭,妻子也曾被逼得發瘋而住進精神病院,但後來,妻子得到朋友幫助而醒悟,於是她下功夫學習,漸漸地明白了為什麼她的丈夫會甘願犧牲自己和婚姻,寧願犧牲小家,也要照顧他的大家。她知道她的丈夫一直在追求他兒時作為一個孩子,應該從母親那裡得到,但卻沒得到的愛。於是她開始學習,繼而開始幫助她的丈夫。好在有一個偶然的機會,她的丈夫也幡然醒悟:原來他的家人如何壓迫他;原來他一直在傷害妻子。現在,他們倆過著恩恩愛愛的生活。我在跟這位朋友談到她的丈夫時,她有一句話特別讓我記憶深刻:“我們沒有生活在他那個家庭環境裡,所以我們沒有他受過的傷害,我們也無法體會他對父母的那種恐懼感,讓他身不由己。”

我觀察那些婚姻破裂的夫妻,也觀察那些戰勝困難,最終獲得幸福的夫妻。我發現,有些婚姻還是離了好,但不少婚姻原本是可以走下去的。那些能夠走下去的婚姻,都是有一方或者雙方的性格還沒有完全殘缺,或者有勇氣面對現實的人;這些人願意投入時間、精力和金錢,並且使用資源來幫助自己,了解成長的背景與性格的形成,學習理智地處理問題,而不是讓情感左右自己的行為和決定。我想,如果是這樣,感覺原本婚姻走不下去的夫妻,會發現他們最終收獲得學習和成長帶來的獎賞。 (完)

古籍新寫讀 列子寓言故事之一 天瑞篇(2) by 袁精學 3-18-2015    

袁精學照片

 

 

 

 

 

 

 

(上接上期列子寓言故事之一 天瑞篇(1))

黃帝書又說:『活動之物體雖不移動,而其形則顯現其影;聲雖不動而此聲則有其回響之音。此<無>也者,乃於其動中演進而不生<無>郤生<有>。』是以,吾人可知,世間凡具有形狀之物體者,必有終結之日也。如此,人必質疑,天與地可有終結之日者乎?倘若天地與我同時終結者,而此一終結是否盡矣?吾人皆不知也。但此<道>說之為<終>,乃本乎無始也;說之為<盡>者,實原不存在也!須知有生命存在者,乃終歸復回無生命之態也;具形體者亦終歸復回無形體之狀也。據此事實,無生命者本非無生命也;無形體者亦原非無形體也。世謂之<生>也者,實循自然規律之理,必有其終結之日也。是以,此生也者之物,當其該終結之日到臨之時,亦不能不終結者也。正如應該成長者亦不能不成長也。因此,凡欲求長生不死者,乃對自然規律之道實不理解也。精神之氣者歸屬於天;骨骸形體者歸於地。歸屬於天者,乃清澈而離散;歸於地者乃渾濁而凝聚。但當精神之氣超離其形體之後,則精神與形體即各自顯其真,亦即各自回歸其本原也。此時,此一精神者,換言之,即俗謂之<鬼>也。鬼也者乃復歸於太虛之境界也。黃帝說:『當精神復歸而進入其門戶後,其骨骸形體者隨即歸回其根源矣,我焉能尚存者哉?』

人類自降生以還直至死亡,乃必經四大自然變化之過程也。(一)嬰孩時期;(二)少壯時期;(三)耄老時期;及(四)死亡時期也。吾人皆知,當人處在嬰孩時期內,則其精氣與心志專一,身心極度和樂不受外物所傷,其德行則達最高境界也;時至少壯期,則其體內之血氣充溢飄揚,慾念思慮滿懷,易受外物所誘而傷身,稍不慎者,則其德行因而開始敗壞衰退;及至耄老時期,慾念與思慮漸少,體力亦趨歇息,不為外物所誘也。此時雖不及嬰孩時期之純正,亦較之少壯期為安靜矣!最後,達至死亡時期。此時,人之精神與形體則皆應休息焉!各自已達至其最高極點,則應回復歸其原地矣!

當孔子遊覽於泰山之時,適遇春秋時代一隱士<榮啟期>者步行於古代之郕國,即今山東省寧陽縣東北之野外地,身穿粗造之鹿皮衣服,腰繫繩子,擊鼓彈琴而歌唱。孔子乃問他說:『先生若此安然快樂,何以故也?』榮啟期遂答道:『我之所以快樂者,原因甚多。人皆共知,蒼天滋生萬物,唯有人為最高貴。今我得以為人,此乃我生之第一樂也。人有男女之別,古稱男尊女卑,所以為男者高貴,(此乃古代社會之封建思想,今則男女平等,實無孰尊孰卑之別謂,但視其本身之修養而定也。)此乃我今生為男者之第二樂也。人之生也,有降生前而未見日月,即行夭折者;亦有於襁褓期間夭亡者;而今我則郤能活至九十歲矣,此乃我生之第三樂也。貪與窮乃讀書人之經常現象;死亡乃人生之最終要行之道路。我已經常處於貪與窮現象之中,現正等待我之人生要踏上最終道路之全程也,尚有何煩憂者哉?』孔子聽後乃說道:『善哉!善哉!人生若此,乃能自我寬慰者也!』

春秋時代有一隱士,其姓名謂之<林類>者,當其年近百歲之時,於某一暮春之日,身穿皮製衣服,撿拾被遺棄之穀穗於田間,一邊唱歌;一邊向前步行。孔子遊經衛國之時,偶於田野間遇見他,即回身對其隨行之諸弟子說:『那撿拾穀穗之耄老者,你等應與他談論;且可試往請教於他也!』

當時,其中之一弟子名叫子貢者,乃請往見之。子貢遂於田野迎面叩見林類,面對他而嘆息道:『先生不曾後悔自己於此田野間唱歌撿拾穀穗者乎?』當時林類者郤不停向前步行;且繼續歌唱。此時,子貢遂恭敬再三叩問,林類方舉首望而應答,說道:『吾何有後悔者哉?』子貢乃說:『先生於少壯時期不加勸奮努力,及至今成長後,猶不求上進。現在年老之時,郤無妻室兒女輩等,且死亡時日亦快將到矣!如今先生有何樂趣撿拾穀穗而歌唱者哉?』林類乃笑而對之說道:『吾所感之快樂者,乃人皆有之。但可惜人不自知其樂,郤認為我之所樂者乃煩憂者也。我之所以在少壯時期不努力奮鬥,及至成長後又不求上進,我才能長命活至今百歲也。致於如今我已年老無妻室兒女輩等,且死亡時刻快將到來,此乃是我之能快樂如此者也。』子貢聽後說:『長壽乃人之所願望者也;死亡為人之所厭惡者也。今先生反以死亡為快樂者,何以故也?』林類則答道:『死與生猶如一者往矣,另一者隨之而來也!所以此地死之人者,焉知他不生於彼地者哉?故我縱知死與生者有異,但我焉知苦苦求生者非為煩惱者乎?』子貢聽如是說後,不知其意何也?乃回告孔子。孔說:『吾早知那老先生是值得與他談說,真不出所料,果然如此。他雖得正理,郤言之不詳也。』
(待續)

曹長青:以色列選舉結果搧歐巴馬一記耳光 2015年3月17日

曹長青照片
今天結束的以色列議會選舉,結果是本雅明•尼坦雅胡領導的右翼「聯合黨」陣營勝選,標誌這位現任總理將會繼續組閣。這是65歲的尼坦雅胡第四次出任總理(1996年當過一次,2009年出任,2013年連任)。如果今後四年他能做滿總理任期,將執政13年,成為以色列歷史上第二長時間的總理(僅次於當了14年總理的以色列建國之父本•古里安)。

這是尼坦雅胡最艱難、也是最關鍵的一次選舉,勝利結果不僅對他本人、對以色列的安全、對整個中東局勢都意義重大。

這次雖是以色列自己內部的選舉,但不僅美國和歐洲等都非常關注,而且幾乎是歐巴馬等左派們、以色列內部的左翼,以色列境內的阿拉伯人政黨等,聯手進行的推翻尼坦雅胡右翼政府的一次對決。

尼坦雅胡所領導的利庫德集團面對空前的挑戰:在國內,有老對手左翼工黨,還有曾從利庫德集團分出去的前外長領導的一個黨,上述這兩黨組成聯盟,聯手對付尼坦雅胡。他們兩黨本來政見不同,但目標一致:結束尼坦雅胡內閣。

這次以色列選舉的投票率高達72%,比上次(2013)增加了4個百分點。有專家說,今後以色列選舉難有這樣高的投票率。就是因為這次左右兩派都是空前動員。左翼工黨們,用巴士車等,一車車運載當地的阿拉伯人去投票所。阿裔投票率空前高。

在國外,以色列最大盟國的美國的總統歐巴馬,也是一心希望尼坦雅胡下台。為了幫助以色列的左派們,歐巴馬在尼坦雅胡來訪美國在國會演講時,不僅拒絕親臨會場,甚至表示不曾收看其國會演講(電視),更離譜的是,他竟拒絕跟來訪的尼坦雅胡見面,理由是不影響以色列的選舉,因很快要投票。但在選前兩個月,歐巴馬的前競選顧問就帶團到以色列,幫助當地的左翼政黨出謀劃策,對付尼坦雅胡,想複製歐巴馬當年打敗美國共和黨的招數,來擊敗以色列的保守派。

歐巴馬總統的故意冷淡,加上尼坦雅胡在美國國會演講表示不同意歐巴馬跟伊朗在核武問題上交易,都等於給了以色列左派政黨攻擊尼坦雅胡的理由,說他「損害」了以美關係,傷害了以色列的最大保護國。

選前的民調,幾乎都是尼坦雅胡落後。左派氣勢如虹,好像志在必得,連在美國的左報《紐約時報》都有點「啦啦隊」的勝選氣氛。該報發了好幾篇報道及評論,分析尼坦雅胡下台後的以色列局勢等。

在選前兩天,尼坦雅胡的民調仍是落後。但這位被譽為「強硬派」(對伊朗和哈馬斯們)的總理,卻毫不退縮,反而發表了更硬氣的選前講話,說只要他當總理,就不會有一個「巴勒斯坦國」。意思是他本人堅決反對,會全力阻止。而且對德黑蘭發展核武,歐巴馬要跟伊朗簽約退讓,尼坦雅胡也不點名地批評。

了解伊朗問題的保守派學者早就指出,歐巴馬此舉是姑息伊朗,因為德黑蘭雖信誓旦旦他們發展核子是民用,但是他們卻不允許國際社會檢查。明擺著是在耍弄、欺騙世人。在這種情況下歐巴馬卻執意跟伊朗簽約(取消經濟制裁),等於公開綏靖,如同當年面對德國納粹崛起的英國首相張伯倫,最後受害的將是以色列的安全,中東的穩定,和美國的全球利益。

面對歐巴馬的一意孤行,美國有47名共和黨參議員聯署了致伊朗政府的信件,公開宣示,2016年美國就要換總統,屆時歐巴馬簽的妥協協議會被廢除;警告德黑蘭的毛拉們,不要高興得太早。

在這樣一個左翼內外聯手,尤其是跟美國的歐巴馬們的聯手,加上以色列內部的阿拉伯人(他們有投票權,並組成阿拉伯政黨)幾乎傾巢出動反對尼坦雅胡的情形下,這次以色列的國內選舉,幾乎成了一場西方左、右派的對決。在西方媒體上也都是如此,美國左派媒體旗艦《紐約時報》連篇累牘唱衰尼坦雅胡,而保守派的福克斯電視和《華爾街日報》的評論等,幾乎一面倒支持尼坦雅胡。

在這種背景下,尼坦雅胡的勝選,等於是給美國左派,尤其是給歐巴馬總統,搧了一個耳光。所以選舉一結束,尼坦雅胡在就在自己的臉書上說,他為以色列人民感到自豪,因為他們在一個面對真實的時刻,能把重要的和不重要的分開,並選擇重要的——那就是(以色列的)真正安全、社會經濟發展和強勢的領導力量。

從這次以色列選舉,還可看出其它一些問題:

第一,以色列是西方民主國家中非常左傾的國家。在面對外部阿拉伯世界那樣敵視、包圍,甚至要把以色列這個國家從地球上抹掉的毛拉勢力現狀下,以色列的內部選舉,卻多次都是強調跟巴勒斯坦和伊朗等妥協、和解、談判的左翼勢力當選,媒體也是左翼占上風。像這次選舉中獲得第二大黨地位的老牌左翼工黨,在以色列建國後的55年中,就前後執政了長達44年!

我在「猶太人為什麼多是左傾」一文中探討過,所以出現這種現像,主要是以色列的知識分子多造成的。毛澤東說「知識一多就反動」,用到西方世界是,只要一有知識,就多往左邊偏:喜歡唱道德高調,強調均貧富,鼓吹群體主義和社會主義等,而反對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在對外政策上則是不辨是非、不懂邪惡,總是希望跟邪惡談判,指望邪惡能妥協讓步。

所以美國兩位重要的哲學家西尼.胡克(Sidney Hook)和安蘭德(Ayn Rand)曾不約而同指出,西方左派是人類自由的凶惡敵人。安蘭德痛斥左派知識分子是「為虎作倀的爪牙」(jackals);曾是左派,後來醒悟的胡克(曾任紐約大學教授)說得更精確:西方左派是自由的掘墓人。

眾所周知,以色列人重視教育,該國的知識程度高,知識分子成堆,於是這個國家自然左傾。在這種左傾國家右翼要當選,是非常不易的。如果以色列外部沒有伊朗、哈馬斯、阿拉法特們,以及他們的火箭炮攻擊,自殺炸彈襲擊等,尼坦雅胡們當選的可能性就很小,更別說連任。

第二,以色列實行內閣制。我在以往的文章中也談過,內閣制為政治分肥、政客交易提供了絕佳的制度性條件。因為它產生太多的政黨,導致國會選舉經常是哪個黨都拿不到過半的席位,只得靠拉小黨組「聯合內閣」;而哪個小黨倒戈,就導致內閣失敗,就得提前大選,勞命傷財。而且在組「聯合內閣」時,幾乎就是公開的政治交易、利益分肥。這樣一定把原則理念打折扣。

像以色列這次選舉,總共有24個政黨參選,競爭國會的120個席位,平均下來,每個黨才5席。選舉結果,尼坦雅胡的利庫德集團才拿到30席,第二大黨左翼工黨聯盟拿到24席。其他席位,由20多個政黨瓜分。第三大黨(由該國阿拉伯人組成的)「阿拉伯政黨聯盟」則拿到13席。

尼坦雅胡說這次選舉是右翼的重大勝利,就是因為除了他領導的利庫德集團之外,還有其他10個右翼政黨參選,都拿到一定的席位。這樣他就可以拉到超過120席一半的61席而組閣、出任總理。

第三,2013年尼坦雅胡連任總理之後,可任期四年,應到2017年進行新的議會選舉。但去年12月,尼坦雅胡宣布提前大選,因為他算計有勝選的可能,這樣他就可以把總理位置坐到(從今之後四年)2019年。像不久前(也是內閣制的)日本首相安倍同樣,經過政治評估,認為提前國會選舉可以使他的首相任期再延長四年。另外以色列和日本的政治現實都是:雖然保守派執政,但在國會席位卻只是微弱過半,希望通過提前選舉來贏得更多席位,以保證推行更有力的政策,使議案過關。

而像美國這樣實行總統制的國家,就沒有這種小黨分肥和交易問題。總統制就是兩大黨、兩大政治理念集團的對決,沒有第三勢力或小黨的空間;而且是贏家通吃,由此政治局面非常穩定,不存在提前選舉,更無跟小黨組聯合內閣問題。總統只要不因涉嫌犯罪而被彈劾,就會一直做到任期結束。

而像以色列,從尼坦雅胡2009年當總理至今6年,已舉行了三次全國大選,既勞命傷財,又政治不穩定。日本就更糟糕,內閣更換頻繁到如此地步:從1885年伊藤博文內閣開始,到今天安倍內閣,前後130年,產生了97屆內閣、62位首相,平均兩年一個!而意大利更糟:自二戰後至今70年,已產生65屆政府,差不多每年一個。所以僅從以色列、日本、意大利等國家的頻繁選舉、政局不穩,加上政治分肥、利益交換等等就可以看出「內閣制」的嚴重弊端。

雖然尼坦雅胡連任總理已成定局,但在這種內閣制下,參加聯合政府的哪個小黨發難或背叛,尼坦雅胡的總理寶座都會不穩。再加上美國的歐巴馬們、歐洲的左派們,更有德黑蘭的毛拉們、阿拉伯世界的極端伊斯蘭們、巴勒斯坦的哈馬斯、黎巴嫩的真主黨們、ISIS(伊斯蘭國)們等等,都在虎視眈眈等待(伺機蠢動)尼坦雅胡的倒台倒霉,所以這位以色列右翼總理,等於成為全球左派和邪惡勢力的眼中釘,他的內閣存活長度,將成為當代左、右派政治,尤其是對抗伊斯蘭主義的一個刻度計,非常值得關注。

2015年3月17日(以色列選舉日)於美國  ——原載「曹長青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