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典文學現代新寫讀--《儒林外史》(九之三)

袁精學新寫述

袁精學照片

 

 

 

 

 

 

 

 

 

第九章 婁公子捐金贖朋友 劉守備冒姓打船家

上接華聲報上期《儒林外史新寫讀》(九之二)

公子聽知楊貢生者出獄後﹐想他亦一定到此致謝也﹒豈知楊執中並不知情﹐為何自己能出獄之原因也﹖遂於縣前問人﹒據說乃由一位姓晉名爵者保其出監而已﹒但他心中暗想﹐自己生平並不認識此一姓晉者也﹒故存疑惑﹐但不必加以理會﹔反正現在自身已清白乾淨﹐即回鄉家中﹐照舊看閱書卷也﹒

到家之時﹐其妻出迎之﹐真喜從天降﹐其兩位兒子者則日日在鎮上賭錢﹐半夜不歸家也﹒僅有一癡聾老嫗在家燒火做飯聽候而已﹒說到楊執中者﹐則於次日前往鎮上相識之客家處走訪﹒鄒吉甫之第二兒子因添養孫子﹐住在東莊﹐不曾相互常見﹒故其對婁公子這義舉之為﹐想必做夢之時亦不能得知也﹒

時間一天繼一天逝去﹐已過月餘矣﹗兄弟居家不勝詑異﹐每想及「越石甫」之故事時﹐心覺此一楊執中者極為高絕學問﹐確為可敬也﹒有一天﹐三公子向四公子曰﹕『此楊執中者至今尚不來答謝﹐其品行實非同凡響也﹒』四公子曰﹕『論理﹐我兄弟二人既仰慕他者﹐應先至其家相見訂交也﹒若望其來報謝﹐豈非為俗情者耶﹖』三公子曰﹕『吾曾如是想﹒但吾人不曾聞說﹐「公子有德於人者﹐願公子忘之」之語者乎﹖若我倆今先到其家者﹐豈不是專自明此事者乎﹖』四公子乃曰﹕『相見之事不可提及﹐今朋友之間聞聲相思﹐命駕探見﹐乃常見之事也﹒難道只因此事之緣故﹐朋友間之相處反為隔絕不得相見者乎﹖』於是﹐三公子曰『此話極有道理也﹗』

當其時也﹐兩人商議既定﹐又曰﹕『我倆應先早一日上船﹐次日早到其家﹐以盡一日之情誼聊天也﹒』於是﹐乃雇請一小船不帶隨從者﹐下午落船航行數十里﹒時值秋末冬初﹐晝短夜長﹒河裡已有濛濛月色﹐照映小船﹐乃乘此月色之映照﹐慢搖櫓航﹒那河裡各家運租米船擠擁不開﹐此船郤小﹐幸可從船傍擦過也﹒

剛過二更鼓﹐兩位公子將次序睡下之時﹐忽聞一片聲打河路之響﹒可是此一小船郤無燈燭﹔且艙門關閉﹒四公子則從板縫裡望出﹐只見一隻大船明晃晃燃點兩對大高燈﹐其中一對之燈寫有「相府」字樣﹔另一對則寫著「通政司大堂」者也﹒船上站立數位如狼似虎般之僕人﹐手執鞭子﹐鞭打擠塞河路之船隻﹒當時四公子見之被嚇一跳﹒乃低聲呼喚其兄三公子曰﹕『三哥﹗你快點過來一看﹐這是誰人也﹖三公子乃應聲走過一看曰﹕『這僕人並不是我家者也﹒』說時那大船者已航駛至眼前﹐僕人乃以其鞭子鞭打這小船之船家﹒

當時﹐船家心中不服﹐遂對之曰﹕『這好一條河你可走者即走也﹐為何恃勢行兇打人也﹖』大船上那些如狼似虎般之人曰﹕『你這狗攘之奴才﹐睜眼看清楚燈籠上之字﹐是誰家之船也﹖』船家曰﹕『你船上之燈僅寫「相府」二字﹐誰知你是何宰相者也﹖』那些人怒曰﹕『你這瞎眼之死囚﹐湖州除婁府之外﹐尚有何一宰相者耶﹖』船家訝異即答曰﹕『婁府也罷﹐那一位老爺是也﹖』那一大船上之人等答曰﹕『我等乃婁府三老爺裝租米之船﹐有誰不知﹖你這狗攘者別再回嘴﹐快拿繩子將他縛在船頭上﹐明日回報三老爺﹐拿帖子送至縣衙﹔且打數十板子再說﹒』

當時﹐船家不驚不慌即曰﹕『且慢﹗現今婁三老爺者正在我船上﹐你何有另一婁三老爺在焉﹖』兩位公子在船艙內聽其說而暗笑也﹒當其時也﹐船家乃開艙板大聲叫曰﹕『請婁三老爺出來給他認一認也﹒』於是﹐三公子走至船頭站在那處﹒此時天上之月亮尚未斜落﹐仍映著那邊之燈光﹐使照得更為明亮﹒三公子乃問曰﹕『你們是我家那一房家人也﹖』

那些作威之人者郤認得真是三公子﹐皆著慌而齊跪下曰﹕『吾輩小人之主人者並不是老爺之一家﹐實乃劉老爺也﹐他曾任守府﹒今因從莊上運些租米﹐河路擠塞﹐竟膽敢借老爺府裡之官銜﹒不料竟沖撞三老爺之船﹐吾輩小人該死也﹒』三公子曰﹔『你輩之主人者雖不是我本家﹐郤是同鄉也﹒今借用此官銜之燈籠亦何妨也﹖但你等於河道行兇打人﹐郤使用不得也﹒如今你等作如此之為也﹐說是我家者﹐豈不是毀壞吾家之名者乎﹖況且你輩早已知吾家從無人敢為此事者矣﹗你輩且起來即回見你等之主人﹐不必說河路遇見我之事﹐但下次不必要如此為也﹒難道我還斤斤與你們計較不成者乎﹖』眾人應諾﹐叩謝三老爺之恩典﹒叩頭起來後﹐忙將兩對高燈即時吹熄﹔並將船溜至河邊歇息矣﹗

三公子與四公子共笑一回﹒隨後四公子遂向船家曰﹕『船家﹗此次你畢竟不該向他們說出我家三老爺在船上﹔並請出與他們相見﹐實掃他們這場大興是何意思也﹖』船家答曰﹕『不必多說﹐你看他們竟把我船板都要打通矣﹗這真好不兇惡﹒故當時不能不要現身也﹒』說畢﹐兩公子遂分別解衣就寢矣﹗

小船如常搖櫓行過一夜﹒次日清晨已到新市鎮泊岸﹒兩公子起來取水洗過臉﹐飲吃些茶﹑點心﹐乃吩咐船家曰﹕『你好好在此看船伺候也﹒』隨即倆人上岸直至市梢盡頭處鄒吉甫之女兒家﹐只見其家之大門關閉﹐遂叩門一問﹐方知老爺夫婦倆人皆已接到東莊去矣﹗女兒留請倆位老爺吃菜﹐也不曾坐﹐二人匆匆往出市鎮﹐沿著大路約走前田里多路﹐遇一挑柴之樵夫﹒乃向之問他曰﹕『你可知此地有一姓楊名執中老爺者乎﹖家住何處﹖』樵夫以其手指向著說﹕『遠望那一片紅色者﹐乃他家之屋後﹐你們可從此一小路穿過去便是也﹒』

兩位公子敬謝樵夫後﹐乃一邊分開叢生之草莖﹔一邊尋路直到一村子﹐大概只有四﹑五家人﹐僅有幾間茅屋而已﹒屋後有兩棵大楓樹﹐經霜後使楓葉轉紅﹐乃知楊家之屋後也﹒有一小路達門前﹐門前有一澗溝﹐上有小小板橋﹒於是﹐兩公子小心慢步踏上板橋過去﹐見楊家兩扇板門關上﹒當有人到來之時﹐那狗便發出吠聲來﹒三公子近叩其門﹐叩之半日﹐方走出一老嫗﹐其身上之衣服甚為破爛﹒兩位公子走近前問曰﹕『你這裡是楊執中老爺之家者乎﹖』如是者問過兩遍﹐方才點頭曰﹕『正是﹗你們從何處來者也﹖』兩公子曰﹕『我兄弟二人姓婁﹐住在城裡﹒今特來拜訪楊執中老爺﹒』可是﹐那一老嫗又聽不清楚﹐乃問曰﹕『是姓劉者乎﹖』兩公子答曰﹕『我倆是姓婁﹒你只可向老爺說﹐乃大學士婁家者﹐他便知道矣﹗』於是﹐老嫗即曰﹕『老爺現不在家﹐自昨天出門往看人家打魚﹐不曾回來﹒你們對他有話說者﹐可改日再來也﹒』說畢﹐已不知鄉俗請坐吃茶之禮﹐竟自關門回去矣﹗兩公子不勝惆悵﹐站立一刻﹐唯有轉身走過板橋﹐依原路回歸船上進城去也﹒

(待續)

大西雅圖台灣同鄉會呼籲同鄉捐款台灣高雄氣爆救災

TAGS Logo Small 150

各位台灣鄉親及關注台灣的朋友們:

八月一日清晨,我們的家鄉台灣高雄市熱鬧地區發生了街道地底管線的爆炸事件,造成30人死亡,309人受傷慘劇,五、六條街的街道全部變成v型大溝。財物損失,公共設施完全破壞,讓人震驚與痛心。我們應該對這個事件表示慰問及幫助。

幾天前,全美台灣同鄉會會長周明宏先生寄函來本同鄉會,也呼籲大家捐款給高雄市政府社會局社會救助金專戶,直接交給第一手現場救濟單位,統籌運用,將善款做最迅速轉交。我們也認為這是最直接最不假他人手的方法。

所以,我們提議以下方法:
(一),直接銀行匯款,戶名:高雄市政府社會局社會救助金專戶
帳號:高雄銀行公庫部102103031319,請務必註明捐助「81氣爆」

(二),或者你要大西雅圖台灣同鄉會代勞,我們也可以接受支票。抬頭請寫:”TAGS”, 並在支票下方備註欄註明:”8/1 Gas Explosion in Kaohsiung” , 寄至:
Taiwanese Association of Greater Seattle(TAGS), P. O. Box 1993, Bellevue, WA 98009
我們收集並統計後,將儘速一齊寄到全美台灣同鄉會以取得非營利減稅號碼。全美台灣同鄉會會以最快速度統計後寄至高雄市政府社會局社會救助金專戶。直接轉交受災戶及救災物資購買及發放。

非營利號碼會於日後寄至各位熱心捐款者,感謝您的關懷。我們一起努力,讓我們的台灣受災居民感受到海外親友的溫暖。也希望經費能做最有效的運用。

大西雅圖區台灣同鄉會會長楊豐州 暨委員會委員 同啟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M Chow <ming.chow@yahoo.com>
Date: 2014-08-04 17:00 GMT-07:00
Subject: 8/1 Gas Explosion in Kaohsiung (高雄市81氣爆)
To: Ming Chow 周明宏 <ming.chow@yahoo.com>
Dear Chapter Presidents,

By now, you should have learned or read about the “8/1 Gas Explosion in Kaohsiung” that had cause unbelievable tragedies and tremendous loss of lives and properties in southern part of Kaohsiung City. As loving and caring Taiwanese American in the United States, we definitely feel the pain and sorrow for our fellow Taiwanese of the area due to this tragedy.

Many chapter presidents and chapter members had contacted TAA-USA and asked to start the collective efforts from all TAs to help suffering Taiwanese in the tragedy area. Thus, I would like to propose, for chapters with tax-exempt status, please help to collect contributions of your member and issue the receipt to them. Then, if agreeable, mail the amount to TAA-USA, so, collectively, we can wire the total amount to the special assistance account provided by the municipal office of Kaohsiung City. For chapters without tax-exempt status, please ask your members to mail their contribution to TAA-USA treasurer and the TAA-USA will provide the tax-exempt receipt.

For all check contributions, please make check payable to (either TAA-USA or local chapter) with note of “8/1 Gas Explosion in Kaohsiung” in the memo field.

The address to mail to is:

Ms. Sophie Chi
TAA-USA Treasurer
8220 Crestwood Heights Drive, #208
McLean, VA 22102

Let’s start this efforts immediately and conclude the task in 3-4 weeks, i.e. to wire the total contribution to the special account in early September. Here is the information coming out from the municipal office of Kaohsiung City (and, the special assistance account is where we will wire our collective contribution to):

高雄市政府感謝各界民眾愛心捐募,目前物資足夠,
已成立高雄市社會救助金專戶:
銀行匯款
戶名:高雄市政府社會局社會救助金專戶
帳號:高雄銀行公庫部102103031319
請務必註明捐助「81氣爆」

Best regards,
Ming-hong

洪基隆「台微體」的威力 by 曹長青

 

曹長青與洪基隆在美西夏令會前後演講(曲愛琳攝)

曹長青與洪基隆在美西夏令會前後演講(曲愛琳攝)

在市場經濟橫掃全球、全世界所有人的生活水準都幾倍、幾十倍、甚至千百倍提高的情況下,娛樂在人們生活中佔的比重越來越高,娛樂明星也越來越多地佔據媒體版面。與此同時,真正帶動當今世界高速發展的科學家們,卻遠遠沒有得到媒體相應的關注。正如人們越享受資本主義帶來的繁榮,越忘記那些為市場經濟嘔心瀝血吶喊的經濟學家一樣,人們越享受科技帶來的巨變,似乎越忽視這背後科學家們的奮鬥。我這種說法,沒有科學統計,但卻是媒體上清晰反映出的現實。在大街上隨便拉出幾個華人,大概都會知道林書豪、姚明、林志玲什麼的,卻說不出任何當今華人科學家的名字。

無數科學家創造了改變人類生命進程的成就,卻一直默默無聞,得到的關注完全沒法和娛樂明星相比,就像我以前曾經寫過的發明檢測前列腺癌的PSA的科學家王敏昌。要說人類有不公平,這才是最大的不公平之一。在今年西雅圖的「美西台灣人夏令營」會上,我又見到這樣一位正在創造著令人驚奇的、治療癌症的藥物科學家。他是「台灣微脂體」(TLC)創辦人董事長洪基隆先生。

他是做一場科學講座。由於他用台語講,我聽不懂,而且他講的是醫藥內容,我更是外行,所以本來沒準備聽,只因他的講座剛好排在我的演講之後,出於禮貌我留在座位上,想聽一會兒悄悄離開。可是聽了一陣子(他用幻燈圖表,間或穿插中文),居然聽出一些門道,而且完全被他講的內容吸引,所以後來特地跟他通了一次長話,了解他正在進行的、了不起的發明創造。

如前所言,當今世界,人們的生活水平巨幅提高,但與此同時,癌症成為威脅人生命的頭號敵人,已經到了幾乎沒人沒有親人或朋友被癌症奪去生命,或受癌症折磨的地步。據統計,全球25%的人死於癌症,僅2012年全球就有820萬人因此喪生。現已不是談癌色變,甚至有研究指出,一半以上癌症病人是被嚇死的。

所以,戰勝癌症,成為醫藥界最重要的目標之一。有需要,就有市場;有市場,就有競爭。而且,事業越難,競爭越激烈,這就是人的偉大之處。台灣出生、成長的洪基隆先生就是有雄心在這激烈競爭的領域,挑戰醫藥界的最高目標。

全部奧妙在於「小」

在任何領域,小公司出頭都極其難,在醫藥界就更難。因為研製新藥的成功率只有五千分之一,平均為時要十年。那些大藥廠動則千萬美元投資研發,白手起家的小企業根本無法項背。但這位在美國加大舊金山分校研究「微脂體」長達二十多年的洪基隆博士,1997年回台灣跟親朋集資100萬美元,創辦了台微體,隨後創造了驚奇,它體現在兩組數字上:一是在僅僅十多年的時間裡,公司增值100倍,兩年前上市,現公司資金已達一億美元;二是台微體的產品得到美日及歐洲等大製藥公司簽約,成為知名藥廠的熱門合作夥伴。

洪基隆的「台微體」憑什麼能在群雄逐鹿中,爭得一片天地?這主要歸功於洪基隆的研究發明:他通過研製出極為微型的「小奈米膜」而摸向成功。

什麼叫「奈米」?它是一種長度單位。有多長?一根頭髮直徑是3至5萬奈米。洪基隆研製出80-100奈米的微小薄膜,用它包裹藥物,可在血管中進入癌瘤所在之處,由此殺死癌細胞,治病救人。

為什麼這種微小薄膜包裹的藥物對癌症更有殺傷力呢?因為癌腫瘤導致血管增生(變形),狹窄到只有400-500奈米的縫隙。以往的藥物體積達不到洪基隆的「微脂體」那麼小,無法進入那些狹窄血管處,所以無法殺死那裡的癌細胞。

打個比方說,那些癌細胞(腫瘤)藏在變形的狹小血管處,就像敵兵藏在山谷的狹小縫隙,正常部隊無法進入,只有極為瘦身的士兵,才能鑽入山縫,殺死那些敵人。

運載「藥彈」的最佳載體

洪基隆研製出的這個「狹小體」為治癌提供了「大條件」。目前癌症手術/化療之後,往往也無法根除,而且化療還會殺死很多好細胞,導致脫髮/虛弱,甚至被「化」得更早死亡。洪基隆發明的這個微脂體,因可進入狹小血管處,有效殺死癌細胞,使原來藥力增加8-10%,同時也等於對好細胞的殺傷降低這個比例。真是事半功倍,造福患者。

了解這一層,就會明白,為什麼國際上的大藥廠要跟「台灣微脂體」合作了。因為癌症是當今大敵,誰能提供(增加)治癌方法,誰的公司就是全世界的「搶手貨」。

洪基隆研發出的並不是藥物,而是運載藥物的工具。用武器來比喻的話,別人有了飛彈(藥物),台微體提供運載工具。比如說長程飛彈,很多國家都研發成功,只是缺乏把彈頭運載發射到目標的能力。洪基隆的微脂體,就是這種載體,把藥物「載」到那個變形的狹窄血管(有癌腫瘤)之處。

「台灣微脂體」不久前跟比利時製藥公司Ablynx合作治癌,更上一層樓。比利時公司研製出多種很有針對性(癌腫瘤)的微型抗體(蛋白質),這種蛋白質是癌腫瘤喜歡吃的(癌腫瘤對蛋白的需要量更大),這種蛋白質(抗體)被包上洪基隆公司的有抗癌藥物的微脂體(薄膜),就更容易達到目的。

這很像釣魚,比利時公司研製出「釣餌」,洪基隆公司研製出「魚鉤」,兩項結合,就更容易使魚(血管中的癌腫瘤)上鉤,更有效地殺死癌細胞。

別的公司不可以做嗎?他們做不出洪基隆發明的這麼「微小」的薄膜,它小到只有一根頭髮直徑的500分之一!而且這種包裹了抗癌藥物的微脂體,可在血管中循環72小時,用控制治癌藥到處亂跑的方式,降低了藥物殺死好細胞的副作用,同時增強了藥物殺死癌細胞的效力。而這層極薄的包裹藥物的微脂,是從大豆中抽取的天然物質,是身體可以消化、新陳代謝掉的,所以很保險。

值得謳歌的英雄

後來洪基隆的公司又研製出新的治癌方法。很多癌患做手術、第一次化療後,有效地控制了癌症。可是當癌又復發、再做化療時,要麼不管用了,要麼療效很差;所以一般人都了解,癌症復發,比第一次得癌更可怕,就是因為第二次以後的化療效果不如第一次好。什麼原因呢?研究者發現,原來是那些沒被首次化療殺死的癌細胞,發展出「反放射能力」,也就是說,癌細胞發展出了「抗藥性」。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增大化療放射力,則會過於傷害好細胞。在這種兩難之中,洪基隆公司研發出一種新藥,專把癌細胞的「抵抗放射性」能力打掉;就像先派出特種部隊,把對方的武功廢掉,然後再派出正規部隊鏟除敵人。

僅是這幾項發明創造,就使「台微體」吸引了美商、日商、韓商、以色列等多家國際藥廠來簽約合作。另外,洪基隆公司還把專利過期的老藥,所謂「學名藥」,拿來改進,增強藥效,再用他們獨有的「微脂體」薄膜包裹這些(以前因缺乏載體而不能良好發揮的)藥物,形成新藥,投放市場。這種做法,既製造出了更有效力的抗癌藥,又避開了從頭開發全新藥物所需的費時、費力又昂貴的過程,成為「台微體」的一個獨特之處。但這個獨特,靠的是其「極微小」載體的發明。

洪基隆的研發帶來了個人和公司的成功,最早的入股者,都等於發了財。最早的台灣投資,其價值已經翻了30倍,投入10萬元,已成300萬。近年的外國投資也翻了七倍。洪基隆說,今後五年左右,公司的盈利還會大幅增加,因他們公司的多種藥物將在美國歐洲等地上市(目前多在病人身上後期試驗或等待外國審核中)。在中國的這個大市場,他們也有一款專治肝癌的藥物已進入後期病患試驗階段。

當今的科學發展,一直在朝著兩個方向:一是無限大的宇宙,一是無限小的微細胞。朝向無限小的科研在最近幾十年發展得更大更快,因為它更近,跟人的生存更息息相關,而且小資金也可能有大突破。

今年71歲的洪基隆,一輩子就從事這一項朝向「小」的事業。他的奈米膜做的越小,他就是越大的英雄。任何攻克癌症堡壘的人,都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值得謳歌的英雄。他們才應該成為年輕人的偶像和榜樣,他們努力的方向,才應該是年輕人的夢想!

——原載台灣《看》月刊2014年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