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改變了今日世界歷史和地理

【民報盧俊義2014-07-14】

1989年東德發生的「和平革命(Peaceful Revolution)」(圖片:網路)

1989年東德發生的「和平革命(Peaceful Revolution)」(圖片:網路)

今年六月30日,德國萊比錫尼哥拉教會的富樂牧師(Christian Fuhrer 1943- 2014)去世了,享年72歲。

在1980年代初期,當時東德的基督教會引用舊約以賽亞書第二章4節先知傳遞出來的話推出這樣的標語:「把鎗矛打成犁頭」。有許多教會舉辦「平安祈禱會」響應這項活動。

當時東德萊比錫的「尼哥拉教堂」富樂牧師鼓勵民眾隨時可以進入教堂裡,安靜地坐下來,他會帶大家一起唱首詩歌,讀一段聖經,並簡短地講解經文,接著帶大家一起跪下來懇切地為國事禱告。沒有大聲喊叫的禱告聲音,大家都用安靜的心靈和上帝對話,述說國家發生的事。因為禱告是和上帝講話,不用很大聲,即使不說出口,全能的上帝很清楚知道人心中所想的一切。開始之初,只有寥寥幾人參加而已。

有幾位青年下班後到萊比錫的尼哥拉教會參加「平安祈禱會」。有一天他們讀到以賽亞書第九章1至7節的經文;該段經文述說上帝會賞賜給祂子民一個嶄新的盼望—給生活在黑暗中的人看見大光。這幾位青年開始思索著,並在聚會後與富樂牧師討論要怎樣才能將這種生命的亮光彰顯出來。幾經反覆討論之後,他們決定用歐洲民眾最喜愛且是家家戶戶都會自做的小蠟燭,送給親朋好友。要送之前都先問:「你是否願意讓東德共產社會看見亮光?」若是對方說「當然願意」,就將蠟燭點燃送給他,然後請他也去傳遞這樣的信息。

收到蠟燭的民眾開始覺得稀奇,問他們為甚麼會想出這種方式來表達心中的願望。他們說從參加「平安祈禱會」學來的。詢問的人越多,加入這項聚會的人數也隨著贈送蠟燭和問安而增加,且是急速地在遽增,使這間原本僅可容納約一千五百名民眾的尼哥拉教會,到1985年時,禮拜堂幾乎都擠滿了民眾,甚至晚到的民眾需要到禮拜堂外的廣場,手中捧著蠟燭加入祈禱會,坐在地上安靜地傾聽從禮拜內透過擴音器傳出來的聖經信息。富樂牧師簡短扼要地解釋經文的信息,並告訴民眾可以將上帝的話用實際行動給實踐出來,東德就可以看見生命活力的亮光。

1989年九月開始祈禱會結束後,參加的民眾不是將手中的蠟燭吹熄,而是拿在手中相偕走回家去,逐漸地,用這種方式走回家的人越來越多。同年十月,他們決定拿著點燃蠟燭上街遊行,他們一面高唱詩歌,一面喊著說:「我們要讓國家看見亮光。」這樣,經過一個月,參加遊行的人數已經超過十萬人,而這項活動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東德。

1989年十一月9日下午兩點,東柏林街上先是有幾個上了年紀的婦女,學習萊比錫居民也手拿著蠟燭走上街頭,她們輕輕地唱著詩歌走在街上,而輕輕的歌聲卻引來更多民眾湧入,直到下午五點多,參加遊行的民眾已經超過二十萬,震驚了西柏林民眾,他們經過聯繫之後才知道,於是西柏林民眾也紛紛出來響應加入這項遊行。就這樣,東、西柏林兩邊的居民不約而同地朝向圍牆的邊界海關「布蘭登堡大門」走去。

東柏林警備隊衛兵接到命令荷槍實彈地準備要驅離民眾,但卻因為看見民眾是手捧蠟燭吟唱詩歌,而那是他們熟悉的聖詩,於是他們眼盯著民眾,卻也開口跟著唱。民眾有人將他們手中的蠟燭插在士兵的槍口上,也有人送給打開坦克車蓋向外觀看的駕駛兵,並送了一句話:「裡面很暗,來吧,把光帶進去。」有的是把蠟燭折斷,把點燃的一小節放在坦克砲管口。

兩邊民眾來到布蘭登堡大門海關處,海關人員看見黑麻麻的一片人潮,不知所措,但聽到熟悉的詩歌他們也跟著唱,先是西柏林海關人員允許民眾過關,接著東邊的海關跟著學樣,結果一個真正的奇蹟就這樣發生了:海關打開讓兩邊居民載歌載舞地跑過來又跑過去。就這樣,東西柏林合併了!一個月後,也就是1990年,分裂的東西德國宣佈合一。也就在這一年,蘇聯宣佈從東德撤兵回去,蘇聯和東歐共產集團就此瓦解!

德國人稱這是「蠟燭政變」,而這項政變的背後推手是富樂牧師,他默默地在教會推動這項讀聖經和祈禱活動,結果所帶出來的是無法預估的信仰大力量,既改變了歷史,也改變了地理版圖。

網路新世界 專家憂政治效應

【中央社記者鄭傑憶羅馬7/16/2014特稿】社交媒體被視為庶民利器,2011年阿拉伯之春,就有賴網上不斷更新消息、匯聚人氣。但網路上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科技公司匯聚大數據和隱密的演算法,引發專家憂心政治操弄效應。

去核心、多元發聲的社交媒體帶來訊息與溝通的革命。阿拉伯之春、烏克蘭爆發抗爭時,推特、臉書等網路媒介被吹捧為人民對抗專制政府的武器,有助於推動民主與自由。

史諾登(Edward Snowden)揭發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監看計畫之後,網路使用者發現,在一網打盡的蒐集模式下,私人訊息、照片都匯聚在大數據中,一舉一動都可能被監看、分析。

日前曝光消息指出,臉書在未告知使用者的情況下,操弄動態時報訊息,觀察使用者間情緒感染的效應。

義大利記者吉安尼(Alfonso Gianni)指出,臉書的目的應該是藉著理解情緒波動和參與度,來促銷廣告和帶動業績。「不幸的是,事情沒這麼單純」。

他說:「撇開研究法、學術倫理和隱私,這項研究揭示可以透過演算法操弄人的意向,在商業上能促使大家去買某產品。但不僅只於此,這也干擾人的自由,尤其臉書和國家安全局有著聯繫時。」

他表示,「這意味著,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老大哥降臨,社交媒體可以控制或阻止政治活動。自由溝通平台其實是操弄人類心智與行為的牢籠」。

政治學者庫里尼(Luigi Curini)說,與傳統媒體相比,社交媒體的革命性意義在於,可以快速介入控制、即時影響實驗結果。

他對義大利與法國在選舉期間的社交媒體進行內容分析後發現,比傳統民調更準確預測結果,尤其是主流候選人。

近年埃及、土耳其發生大型抗議時,美國國防部使用網路情緒研究觀察、預測社會運動走向。

2010年美國期中選舉時,研究者在臉書上設置「已投票」按鈕,拉動約34萬人投票,在勢均力敵的選戰中足以影響勝負。

臉書還可以透過演算式影響出現的訊息。哈佛學者齊特蘭(Jonathan Zittrain)說,「假設臉書在選舉時,減少不喜歡的候選人曝光率,會發生什麼後果?」

他說,「原本是幫我找到他人發文的工具,卻變成依他們的政治議程塑造我個人經驗時,我覺得被背叛了」。

義媒:末代港督將掌梵蒂岡媒體

【中央社羅馬7/9/2014專電】教宗方濟各繼續令人耳目一新的改革,這次大刀闊斧的動作是針對梵蒂岡的媒體系統。義大利「晚郵報」指出,教宗將聘任英國派駐香港的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出掌教廷的傳媒部門。

教廷擁有著歷史悠久、無遠弗屆的傳播體系,傳統的梵蒂岡廣播電台有著多種語言,向世界的每個角落傳遞消息。教廷也與時俱進採用了新興的網路和社交媒體,方濟各是推特上最具影響力的領袖,超過美國總統歐巴馬。

根據晚郵報的報導,在方濟各的邀請下,目前擔任英國牛津大學校長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將出任梵蒂岡的媒體改革委員會主席。他將管理隸屬於教廷的報紙、廣播、電視、新聞室,並提供使用社群媒體的建議,延續和諧並不斷更新的溝通職能,任務並不輕鬆。

彭定康1997年卸任香港總督後,在1999到2004年擔任歐洲聯盟的外交事務專員,2005年被冊封為終身貴族,2011年起擔任英國廣播公司信託基金(BBC Trust)主席,今年5月因為健康問題提早卸任。

政治上屬於保守派的彭定康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中學時就讀教會學校,2012年他曾安排當時的教宗本篤十六世訪問英國。

彭定康曾說,大部分的大眾媒體都被不可知論或是無神論的知識分子占據,但他們心理的話應該是「我不相信神,但我懷念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