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灘中的中共統戰「入島、入戶、入腦」成功了嗎?

【民報作者楊憲宏–2015年4月21日】【民間國安會議專欄】中共對台「統戰」已到什麼地步? 台灣的「心防」已崩潰到什麼地步? 對台統戰就是中共當前為了「統一台灣」所採取的政策手段。台灣「心防」就是台灣人想要守護台灣不接受中共統一的決心與意志。很遺憾的是,現在這個話題,都不是現在執政的中國國民黨與將可能執政的民進黨所關心的核心議題。甚至,連新當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在面對「九二共識」的中共騙局時,都不敢採取正面駁斥的態度,一反他「外科醫師快速切除」的行事風格,令人懷疑他2014年第十八次私訪中國與台灣叛徒林毅夫及中共統戰高官辛旗祕會時,到底有何「密約」?

統戰是什麼?中共的網站的說明是,「統一戰線(統戰)專指在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指導下,由無產階級及其政黨(亦即中共)組織和領導的統一戰線。無產階級及其政黨(中共)領導的統一戰線,是無產階級為了實現自己的歷史使命,實現各個時期特定的戰略目標和任務,團結本階級各個階層和政治派別,並同其他階級、階層、政黨及一切可能團結的力量,在一定的共同目標下結成的政治聯盟。…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我國進入了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歷史新時期,愛國統一戰線成為由全體社會主義勞動者、擁護社會主義的愛國者和擁護祖國統一的愛國者組成的,包括臺灣同胞、港澳同胞和海外僑胞在內的最廣泛的聯盟。它的任務主要是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 力量,調動一切積極因素,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統一祖國、振興中華服務。」

台大教授明居正是這方面的專家,他曾解讀分析過,「中共行事有一重要特色,就是對於政治與權力極度專注;在絕大多數的行動中,他們會將政治帳算計到至為精確的地步。因此對於北京來說,兩岸交流除了經貿上的利益之外,更重要的是政治上的收益」。所以所謂的「經濟讓利」,一定是基於「政治上有收益」,是以經濟來換取更大的政治利益。

中共認為,過去幾十年來的對台政策中,「用槍炮拿不到的東西今天可以用統戰來取得」。統戰就是「假意的投人所好,瓦解心防,博取好感,最終扳倒對方而實現自己目標的鬥爭手法」。

只要能夠投對方之所好,任何手段或面向都可以為統戰服務;無論是經貿、學術、體育、文化甚至宗教,而這些就構成了中共近年來對臺灣交流的主軸。明居正教授的分析指出,有些不明就裡的人看到這些表象,就輕率的下了個結論,認為中共現在對臺灣的交流已經走上「去政治化」了。其實剛好相反!中共現在對臺灣的交流是用表面上更為精緻的「去政治化」來包裝其內心的「更政治化」!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要瓦解臺灣人的心防。

明居正教授指出,中共知道臺灣人怕談政治,所以為了博取臺灣人的好感,他們就投其所好地「陪臺灣人談臺灣人所喜歡的話題,不管是做生意賺錢、學術、體育、文化還是媽祖」。現在連醫學如葉克膜、器官移植都是統戰的標的,因為有人自以為是專家。

要檢証統戰問題,必需從中共內政的實質作為來做比較。中共在控制媒體上頻頻加大力度,企圖以圍堵外界訊息方式,維持其極權統治。除了建置數十萬「網軍」執行對內封鎖網咖、對外封鎖網站及「不當」網路訊息的任務外,更以鉅資購置設備,干擾外國短波電台。從2009年起,中共對內的維穩經費已經超過對外的國防經費,對中國人都這麼「視如寇仇」了,這樣的中共怎麼會對台灣人好?

對於台灣,2004年時國家主席胡錦濤甚至以「入島、入戶、入心」六字訓示中國廣播當局,企圖達到統戰目的。2000年以來,北京投入數億經費,購置卅四部中、短波發射機,進行對包括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英國廣播公司BBC、美國之音、自由亞洲之聲等4國際廣播電台的干擾。現在則已到了大量收買台灣媒體的地步,現在台灣的電視新聞,幾乎已完全淪陷,無一逃過中共統戰。連所謂的親綠媒體都與中共之間有各種「業務往來」。有的還陷入對岸的貪腐風暴。偶然看見台灣親中媒體批評中共貪腐的評論節目,也只是在配合中共當權派打擊政治對手的新聞炒作。

民進黨執政時,中共認定民進黨中南部的大批支持者是民進黨能當選總統的關鍵,因此以成立「台灣聽眾聯誼會」方式,積極拉攏中南部的聽眾,甚至有電台記者受邀洽談「聯播」事宜。2004年時新聞局長林佳龍在立院答詢時表示,中國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辦理台灣聽眾聯誼會活動,「已經是第七次了」。根據相關情資,中共有意藉由「白手套」在台申設電台,並以收購經營不佳電台,或聯播及購買電台時段方式,播放統戰性節目。林佳龍呼籲國人認清中共對台「入島、入戶、入心」的統戰策略。

2012年民進黨立委薛凌指出,大陸國台辦常務副主任鄭立中來台趴趴走後,中方目前已經對台建立起「鄉鎮都有聯絡人的機制」,從4月分起,各鄉鎮市區連絡人將以旅遊之名,分批前往中國接受講習與統戰教育,並給予實質的工作津貼,以利在台從事統戰窗口任務。文中指出,中國在「入島、入戶、入心」的統戰策略運作對象不限親中統派人士,但需是地方活躍人士,尤其極大部分是曾任或現任鄉鎮市代表或村里長等身分出身。

薛凌根據來自中南部,包括中國對台虱目魚統戰的示範鄉鎮──台南市學甲區的消息指出,鄭立中在台期間,已在執行「入島、入戶、入心」第二階段,也就是有計劃的在台灣各鄉鎮區成立台灣工作對口小組及分區聯絡人,目標是「縣市有工作幹部、鄉鎮有幹事、村里有窗口」,工作目標為「統戰農林漁牧、推動島內工運、經營學生組織」。從這個角度看,中共要求台灣通過「兩岸互設辦事處條例草案」,其實就是要派出更高層的統戰人員直接「入島」指揮其已佈局的基層散兵游勇。

薛凌曾向行政院提出書面緊急質詢,要求政府正視中國針對台灣「工、農、學」統戰的危機,並應成立因應對策小組反制。她憂心,「下一屆七合一選舉時,除泛藍、泛綠、無黨等體系之外,恐怕會出現泛紅黨的民代當選人」。也許2014年大選,沒有出現「泛紅黨」,但「粉紅」染到的藍綠及所謂素人的問題,其實已有跡象。

2012年2 月北京市市長郭金龍刻正率團來臺灣訪問。據媒體報導,郭金龍此次來台參訪其性質與過去類似團體大不相同。過去主要以經貿交流為重,而這次他所率領的團體極為龐大,總人數高達五百人,除了十來位相關官員外,其餘皆為藝文表演人而且按照媒體所公布的行程,他這次訪台的重頭戲就是揭幕「北京文化周」,並出席在台北小巨蛋舉行的「北京之夜」大型綜藝晚會,故此次交流的主軸顯然在於文化而非經貿,所以中共的動機派郭金龍來做什麼呢?簡單的說,就是文化統戰。 台北市當時這種作為,其實就是大開統戰的方便之門,還有所謂台北與上海之間的以「九二共識」為前提的「雙城論壇」更是統戰中的統戰,現在的台北市長雖然換黨換人,可是中共統戰恐怕還是會長驅直入,因為「天龍國」選出的領導人還是有問題。

2013年4月湖南衛視歌唱節目《我是歌手》熱潮「延燒」台灣傳媒,民進黨主席蘇貞昌表示,中共對台「統戰」如今「入島、入戶、入腦」,透過媒體褒揚大陸、唱衰台灣,因此台灣要更加「警惕」。其實蘇貞昌的說法是合理的,也是言所當言。

中共馬上發動在台統戰力量,出手打擊。中共機關媒體「中新網」引述台灣旺旺《中國時報》報道,對蘇貞昌的此番言論,「台灣有音樂人、學者、媒體等都表示異議,提出批評」。

旺旺《中國時報》發表文章說,奧斯卡獎是好萊塢文化,NBA球賽是美國文化,台灣都在實況轉播與報道,蘇貞昌就不擔心台灣人被美國文化「入腦」?這是何等的荒唐對比,美國沒有要統一台灣,美國總統也沒有訓示其「統戰工具」要對台「入島、入戶、入腦」,這種對比,明顯在美化中共,可是一樣大言不慚。

旺旺中時稱,如果因為中共節目來台可能有「統戰」目的,所以要管制所有大陸戲劇輸台,那要不要索性禁絕兩岸所有的交流「以絕後患」?同理,台商去大陸賺錢拿回台灣也可能有政治目的,台灣該否思考立法管制台商的政治獻金?又或者,蘇貞昌是否拿過這樣的「獻金」?他要不要宣示以後不再拿大陸台商的政治獻金?這是標準的統戰話術,無限上綱的手法,其實不值一評。

這種攻擊式的統戰,用的都是「以台制台」的手法。問題是,是否有效? 以「入島、入戶、入腦」來評估,「入島」是部分成功的,「入戶」則未必,「入腦」則是失敗的。以2014年318學運,攻佔立法院阻止了中共主導的「服務貿易協議」一事為例,那是對中共「入島」統戰的一次強力反制,學生的標語,「今天不抗議,明天做奴隸」明顯的對中共的統戰是一大揭發性的打擊。搶灘中的中共統戰,攻勢十分強大,只對政客有效,怛對台灣人成果很有限,而政客大多是「後浪擠前浪,死在沙灘上」,大多數的對台統戰,總的來論,用句中共的話說是「徒勞的」。中共統戰選擇台灣來「決戰境內」,當然是,來一個死一個,來兩個死一雙,來三個就通通變「牲禮」了。

海外台灣青年陣線舉行年會 北美大串聯

 

海外台灣青年陣線舉行年會工作幹部與貴賓合影

海外台灣青年陣線舉行年會工作幹部與貴賓合影

【華聲報周昭亮4/8/2015報導】成立還不到一年的「海外台灣青年陣線」聚集能量,於4月4日5日兩天假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附近的DECA大旅社,舉行第一屆年會。有從北美各地台灣留學生及學者90多人參與。年會以「21世紀台灣認同的立基與走向」為主題,會中議題多元、討論熱烈,年青人也展現了有系統的溝通技巧與組織能力。台灣人公共事務會總會高龍榮會長及其幹部以及華州分會沈信彥會長均全程參加支持。

海台青年會熱烈討論一景

海台青年會熱烈討論一景

年會從9時報到開始,第一個節目「開場與破冰活動」以小組方式互相認識,大家從尋找小組中的共同點展開談話,代表上台宣布結果。最多共同點的小組每人得到一個禮物。

第二個節目為「從跨族群對話編織台灣共同體」的座談會。有四人為座談會引談人,他們是 Ciwang Teyra, 陳柏良、Jonathan Lee, 及葉介庭。Ciwang為台灣太魯閣族,華盛頓大學社會福利博士候選人,iTaiwan成員,她以原住民人權暨社會運動工作者的角度切入。陳柏良已是台灣執業律師,現為華盛頓大學法學院博士生,iTaiwan成員,他以台北長大的身分作觀察,Jonathan Lee紐澤西出生,芝加哥大學商學系畢業,現為FAPA北加州分會會長,他以台美人第二代觀注台灣議題出發。葉介庭是哈佛法學院博士,Ketagalan Media網頁創辦人,現也擔任 FAPA青年部主任,他以台灣出生美國長大又重新認識台灣的心境引談。議題很廣,台下發言也熱烈,與會者被要求分成八個小組討論「因何自己認同為台灣人及如何說服別人了解我是台灣人」。

從跨族群對話編織台灣共同體討論

從跨族群對話編織台灣共同體討論

中午午飯時間由大家自動成群結黨攻刻華盛頓大學附近餐廳。早上的話題也在午飯中持續嚼嚼。

下午第一個論述是「從同志運動看台灣國家主體意識的發展」,由劉文主訴。劉文現是 CUNY社會心理學博士候選人,她以豐富歷史資料描訴在台灣的同志運動過程進展連結台灣人這二三十年來國家主權意識的成長。

劉文探討同志運動

劉文探討同志運動

下午第二個座談是討論「兩岸裙帶資本主義對台灣的威脅」,由李子堯與陳以安共同發表,林子堯為馬里蘭大學經濟系博士生,「馬大台灣星期五」發起人,「華府g0v零時起義黑客松」發起人。陳以安係華大經濟系博士生。兩位均以最近數十年裙帶資本主義在兩岸盛行結果如何扭曲公平社會,集權的中國當然非法成群結黨營私好辦事。甚至民主的國家如台灣,在以「紅頂商人」/「政治掮客」對「經濟選民/勞工、中產階級」的長期洗腦與騙選票下亦進行得讓人憂心。所幸318學運後人民的終於看清覺醒,阻止非法貪心財團的聯共掏空台灣百姓。

林子堯與陳以安討論「兩案裙帶與威脅」

林子堯與陳以安討論「兩案裙帶與威脅」

林子堯與陳以安討論「兩案裙帶與威脅」

林子堯與陳以安討論「兩案裙帶與威脅」

星期六晚上舉行電影紀錄片《太陽•不遠》的放映。是由幾位攝影者以他們能接觸的角度,將去年三一八學運期間,佔據立法院議會堂,以及攻佔行政院,重點介紹出幾位受綠影者的紀錄片。看後許多人上來發表感想,不管當時在場或不在場聲援的年青人,都表達了極大的衝擊與感動。

第二天早上討論是以培力工作坊進行。以分成三組討論。第一組是「從零開始:地方組織的建立與擴展」由邱澗更、柯涵容、韓采燕共同主持。第二組是「g0v零時政府與新公民運動」由林子堯主持,他是”華府g0v零時起義黑客松” 發起人。子堯指出:政府公布的很多資料是人民看不懂、不了解的。所以就有人發起議題(開源),放在網路上,號召群眾一起將資料分析、圖片化。再公布給大眾,讓人民真正看懂這些資料。這個零時政府主要是”開源”、”開幹”、”開花”,號召公民行動,把鄉民變成貢獻者,相信開放透明,能夠擊退裙帶資本主義。在這工作坊中,主持人告訴大家如何在各地發起這項運動,行動起來,發揮更大的公民力量。

第三組叫做「國際上的台灣新媒體」,由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生邱琦欣、密西根州立大學政治所博士候選人陳方隅,及葉介庭共同主持。三位主持人均參加設立網路網頁的運作。「破土」網站有10人合作,有”每日破土”、”電影筆記”等方塊議題,以中英文文字溝通。網站「菜市場政治學」則以10多位撰稿人集合成每周一篇新的政治評論文章剖上網,回響極大。「Ketagalan Media」以英文深入分析台灣文化與政治。這些新興網站以年青人的觀點能迅速的分析局勢,與主流媒體共同產生一定的影響力。如何擴大效果及持續長期生存是每個網站開闢者與大家共同探討的課題。

邱琦欣與陳方隅談台灣新媒體

邱琦欣與陳方隅談台灣新媒體

下午進行分組討論,這次是以地區劃分。討論的主題是將這兩天聽到的想到的整理成遠期及及時行動項目。各組收集改變台灣前途心得在海報上寫出優先順序,每組由一位代表向全體報告分享。大會並決議要將結果化成行動。

西雅圖地區分組討論

西雅圖地區分組討論

在場的來賓 FAPA副會長陳正義表示:「很高興看到熱心學生要聚在一起表達他們的意見。318學運後第二階段是要採取什麼行動。在美國的學生可以動員其他學生,討論不一樣的見解,形成共識來行動。為了不讓他們散掉,其他台灣人社區應多支持」。華州FAPA分會會長沈信彥也於星期日晚上與西雅圖會員們一同宴請總會會長及一些海台青幹部,分享成果給本地同鄉。

與會來賓周昭亮、沈信彥及陳正義

與會來賓周昭亮、沈信彥及陳正義

蔡英文省思軍隊開放與保密取得平衡

【中央社台北4/13/2015電】民主進步黨主席蔡英文表示,軍隊嚴守保密紀律可增進人民對軍隊的信任;軍隊一定程度地開放也有助信任。阿帕契事件讓大家省思如何有效地在「開放」與「保密」之間取得平衡。

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軍官勞乃成私帶親友入營事件引起軒然大波,蔡英文今天在臉書上分享一篇網路論壇「想想論壇」的文章「國軍營區開放參觀可參照日本自衛隊」,並分享自己的看法。

蔡英文表示,納稅的人民對軍隊的支持與信任,是軍民關係的基礎。軍隊嚴守保密紀律,可以增進人民對軍隊的信任;軍隊一定程度地開放,也有助於這種信任,不同狀況有不同做法。

她說,最近阿帕契事件給台灣社會的啟示之一,就是大家可以重新省思、審視這條線應該劃在哪邊,又如何有效地在「開放」與「保密」之間取得平衡。

蔡英文表示:「追根究柢,我們都希望保衛國家的,是一支值得全心託付的、令我們感到光榮與驕傲的軍隊。軍隊改革難免顛簸,但陣痛過去,我們將是更團結的台灣人」。